黃昏清兵衛

聚在他家以後,不久他描述起黃昏清兵衛這日本電影。他是台灣來的,和太太一起,住在愛丁堡植物園附近。

原來清兵衛是最低階的武士。

話說黃昏清兵衛是別的武士對電影主角的嘲笑,笑他必須於黃昏匆匆趕回家。因家裡有個需要他照顧的妻子……。

聽在耳中,覺得這電影的評述世界是多麼遙遠,而電影的情節卻是如此貼心。

人總有自己要委身的場合和人群。委身於言論如此高尚,言論能創建言論,但言論若失去具體生活的更新和供給養份,言論之高也只是空虛,是不能載道的道。

席上有人談起所謂的邊沿化。甚麼叫邊沿化?我們在愛丁堡為自己就創造了邊沿化處境。語言邊沿化,文化邊沿化,人際關係邊沿化。

「邊沿化」是言說者為被言說者充權過程中的命名,透過命名再給予政治化。充權是為了對抗。

但若把已用過或學術一點說詮釋過的邊沿化語境過度使用,就形成過度詮釋,成了空洞的語言。第一層的邊沿化語境創建,是具體歷史的呈現,是體用渾一的,但脫離了具體歷史,爛談邊沿,只是文人的把戲。

語言是一種能力,是服事人群的能力。政治神學、解放神學的起源,都可以說是起源於服事,後透過命名而充權。

參與Blog的空間,為清兵衛的存在立言。

廣告

4 thoughts on “黃昏清兵衛

  1. Dear Samuel

    謝謝你的邀請(2 July)。可惜在論文繳交之前,我得像清兵衛一樣,靜靜待在家裡。希望下次還可以一起聚餐,聊聊「愛丁堡的邊沿化處境」。

    Enlin

    喜歡

  2. 謝謝你的回應並餐以清兵衛電影簡介,使我可以有機會再受教育,受「武士道」訓練。

    在你們等人的Blog中讀到武俠語境,看來都是武林中人。

    是的,希望真有機會邀請你們來用餐,最後是你們離開愛丁堡之前。

    前兩天收到一封電郵,來自台灣的葉先秦聯絡上我,說認識你和國安,世界真小。

    Samuel

    喜歡

  3. 能在異鄉結識同為華人的各位,實是上帝帶領和賜福。

    即使直至目前這種團契或仍僅停在言論層次,但只要謹記不脫離具體處境淪為空談,言論,何嘗沒有可能形塑歷史?(這個部落格的出現,就是初步證據!)

    不論我們這群異鄉人是被動經歷邊緣化或主動創造邊緣化,只要不陷入自傷自憐或孤芳自賞的極端;離開舞台中央來自人群的注目,恰好提供適當視角自我注視,而適度相互取暖正提醒:我們較自己想像的更脆弱,更需要聖徒間的相通。

    清兵衛得放棄求生意念,才能獲得生存可能;這和耶穌「放棄生命才能真正得著生命」的經歷及教導不謀而合。是否真得走到那一步,是否真得變賣一切所有分給窮人,才開始具備跟隨耶穌的資格,到現在我還沒有肯定答案…

    祝「愛丁堡手記」開「格」順利!

    喜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