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 First Edinburgh Newsletter恩情通訊

恩情通訊 愛丁堡第一期
故事人物:厚基、婉珊、曉情、恩橋
執筆:李婉珊
二零零七年一月四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二零零七年的第一站—Roslin Chapel,如果你看過《達文西密碼》,相信你一定羡慕我們有這一行。自問不是很喜歡看歷史古蹟的,但資金有限的我們,只花兩英磅車費,六英磅入場費,從我們家出發,四十五分鐘左右就到達不少人可能要花上一兩萬港幣才可看一眼的「聖景」。雖然在售票處還是徘徊了一段時間,但終於「堂堂正正」的付了十二英磅(孩子是免費的!)去朝聖。六百年前的古蹟,有美的,有古峻的,有陰森的,有神祕的,總算是看過了。

我們的「恩情通訊」也有點像古蹟一樣久未有「出土」。本來一早已下定決心不再寫了,因生活太忙,要寫的事和情都多都亂,怕寫得七上八落,但新一年又來臨了。回想在不同地方都經歷過很多神的恩、人的情,心想若這樣失落了你或你或你,實有點慚愧。就這樣帶點衝動給你一點我們的近況。

厚基的論文暫算是總於定了位,但這個工程對他而言是很不容易,吃力時也曾想放棄,有時論文的方向也曾令他想回到華人的學術環境去學習,不過我們也明白每一個環境都有它的限制,那一個方向要走下去,都會有它獨有的範圍。取捨與專注是不可免的了。

就如我們人生的路向,年少時對很多事物都有好奇心,有很多夢想都想達成。到達愛丁堡時,剛是八月的藝術節,多姿多采的表演藝術,令我和厚基都想起我們曾有的夢想。厚基一向都有點表演天份,也享受唱歌與演戲,但今天除了在教會領詩時會唱一下詩歌外,大部份的時間都埋首書堆裡。偌大的National Gallery也令我想起十多歲學畫畫的日子,那位教畫的老師將各國的西洋名畫一張一張的詳細介紹,聽得我津津有味,成為那段日子裡,一段十分享受的時光。今天走上半小時的路就可以站在這些真蹟前,回想老師在放著幻燈片的黑漆房裡所說的句句話。但一轉竟是過了廿多年的光陰。有時也會笑說,早知選藝術系,圓一下少年夢(現在正修讀輔導)。

我的課程以四年部份時間修讀,本來是輕鬆和享受的,但十一月開始在教會擔起半職傳道,加上照顧家庭,忙的程度是空前的。十二月教會發生的內部問題(其實已是多年積下來的問題,不可能一下子解決,但我想我的角色就是陪伴他們渡過)而執事會主席又突然患上癌症,每日要往返醫院探望。加上常有的事務和照顧孩子,使我和厚基都十分疲累,但因姊妹家人未及返英,我們必需更多的陪伴和安慰她。

記得一個早上準備趕往醫院陪姊妹進入手術室,坐在巴士車廂裡,本來想翻開詩歌集找一些詩歌唱給她聽,但想起她的病、教會的危機和身體的疲累,我真的感到擔不來了,我向神禱告,主啊我如何擔得起呢,我怎可以有勇氣陪伴她面對這些人生的難關呢?翻到一首詩歌「堅定相信」,本想這首歌可能可以幫助姊妹面對手術,但因很久沒有唱過,怕忘記旋律,所以就在車廂啍起來,唱到副歌「堅定的相信,神垂聽禱告,堅定的相信,不要失望,你擔子雖然極重,愁苦又壓心頭,要記住神仍愛你,祂垂聽禱告」。眼淚已不能停止地流下來。是的,基督徒從來沒有特權免去人生必經的苦,無論是病痛帶來的苦、關係上的傷害、前路的不順利等等。但我們有上帝愛我們、保守我們的心,在我們經歷中更有勇氣面對。讓我們在走著走著,走出一個更豐富的人生。或許未信的你,會認為是基督徒的心理作用,當然我也沒有辦法從實驗室裡向你驗証這一切,但仍想與你分享。

零六年的最後一夜,厚基笑說要來個回顧與前瞻,其實那天晚上是因他讀書讀到頭昏眼花,想找個藉口休息一下。就這樣就聊到半夜三時多。我們就是這樣的一對,外人常看我們是合拍和恩愛的。我們卻總是覺得我們比不上別人的相敬如賓、郎才女貌。但話說回頭,我們確是有說不完的話題,所以我們讀書的其中一大忌就是「傾計」。雖然間有吵鬧,但或許因為是夫婦二人一同事奉,在事奉裡有很多經歷,也豐富了對對方的了解。成為半職傳道後的忙碌,可幸厚基能在旁支持,一起承擔,照顧孩子,否則實難兼顧。再加上他較冷靜(或者是冷血,哈哈!)在心情混亂時就可以成為我的鎮靜劑。至於我的好處,小妹不好意思詳列,待他有機會再為我唱好一下!

兩個孩子成長愉快,十分享受那些沒有壓力的學校生活,她們去到那裡,都算是適應得不錯,每次看到她們的笑臉,我知道我們總算沒有「待薄」她們。她們對人也十分熱情,也算是能與人鬆融相處。她們自己彼此除偶有爭執,很快會彼此饒恕,兩姊妹也很懂得彼此娛樂,有時放假早上起來,就在房裡做手工,一做就是兩三個小時,情情的點子特多,平日我總為她們留下一大袋包裝紙皮,她們就做個不亦樂乎。她們都有一般小孩的脾氣,但她們都會很願意聽教和接納我們的解釋。一日三餐也是我們說笑和教她們人生大道理的好機會。(暫時我們仍有少少說話的權威)。我想這段日子與她們的親密是十分寶貴和有價值的。

我心中還有一個孩子(我姐姐的女兒),她最近從倫敦過來與我們一起過聖誕。這是我們一家十分興奮的事,她雖然是我兩個女兒的表姊,但年紀卻差上一大截。但她卻是她們的甜心,人未到,孩子已在數算她來的日子。短短七天,我特別享受有她的日子,雖然我們沒有到什麼景點遊玩,但好像家中多了一個大女兒,連對她的照顧,也令我感到很溫暖(其實她不需要什麼特別照顧)當要送她離去時,我是十分不捨得,感覺猶如那年她十三歲在英國約克讀書時,我到她寄宿的學校探她,要分手時,我心按不住那份難受,很捨不得要留下她一個。今天再與她道別,她已是二十出頭滿有理想的一個年青人,但想不到不捨得她一個人在外的感覺仍是一樣。她上了火車後,我帶著自己的兩個孩子,步伐沉重的走回家,一路上情情問為何表姊要那麼快就走,橋橋也說她眼中有眼淚,因不捨得表姊。我就一面試著安慰她們,一面腦裡想起我的家人。心裡也暖起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