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情通訊第十三期

恩情通訊
第十三期
作者:黃厚基
日期:二零零四年六月廿九日
於沙巴神學院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中年之焦慮
三、四個月前,為了提早籌算自己升學的事,滿心焦慮。(我們在這裡的合約是四年,時間很快就過了兩年)要趕快讀完博士的想法,不能抑止的在腦筋裡頭不斷竄動,逼得就快爆炸了。一方面是心事未了,另一方面是在這神學教育的事奉上,完成博士學位也是必須的條件。但一件事總不是單純一件事,總是牽動生活各個環節:家庭的安排、婉珊的事奉、孩子的教育、思家之情、事奉伙伴的合作關係、人情等等,孰先孰後,想不通,心都被壓得喘不過氣來了。

不知該不該說慚愧,不是說奉獻給主了嗎?還在為這些「俗世」的事這麼憂心,那麼多的籌算。不為上帝的國操心,都反在為這「世上」的事橾心。

這幾天有機會和一位早年神學院的老師一起吃飯,他來了沙巴神學院當客座講師。聊起當年,他說:你很有創意的呀!是啊!三十歲以前我也是這麼想的,但慢慢的警覺到,創意還要加上實力啊!於是,心靈裡開始種下了一顆「事業慌」的心思。「慌」不能有所成就,「慌」一事無成。有實力這樁事,不是三兩天可以看見的,要點兒年日,要點兒工夫。每次看見有些人出了書,有些人有文章刊了出來,有些人在期刊上發表了,都酸溜溜的,雖不忘鞭策自己,但更少不了一些挫折和氣餒的感覺。

其實,這般心思,和另一些我們以為「俗世」的心思都一樣,只是版本不一樣。那另一些心思,較常見的是:有些人又升級了!有些人換了樓!有些人搬了新屋!有些人換了進口車了!另有一種版本是:有些人按牧了!有些人當會督了!有些人升任主任牧師了!都從同一個源頭出來。甚麼叫有實力呢?尤其是指生命有實力,是很難衡量的。但拿個博士回來,當個主任牧師,建立起一間大堂會,都比較容易給自己一個交待。

這是男性普遍的問題吧!人到中年了,急了慌了!再不「抓」兩把!五十歲快就來了。有時候美其名:總要為上帝做點事吧!是為上帝做呢?還是求上帝為我動些工,做些事,好叫我成就些甚麼的。其實,上帝也不愛人一事無成,祂愛人把生命投資在有用的事上,更愛人的作為與成就和永恆的意義搭上線。

大學時代起便帶人查經,談到創世記的以撒生命中的退讓,讓了一口井又一口井,倚靠耶和華上帝作靠山。(不敢掠美,這些是以前在台灣時,陳建民老師─陳哥教的)。這帶人查經不難,把聖經查得豐富也不難,難的是在真實生活上,邁向中年了,心中覺得要有成就,要以上帝作靠山,就真要點信靠的功夫呀!這是一種在生活上、工作上忠心,努力而不懈,但卻安靜等候,以上帝作生命的主的生命涵養,甚至是要能放下自己一心所要的,以上帝所給的,所定的疆界為滿足。這「上帝在每個人身上都給他定了人生的疆界」的話,是十幾年以前在台北活石教會張叔對我說的。

在香港生活八年,瞭解到香港人的焦慮症候群,害怕被淘汰,害怕不夠競爭力,要不斷增值;這和新加坡人的所謂「怕輸」心理大致相同。回來沙巴,覺得這裡的人似乎不怎麼急於「增值」,好像不怕給社會淘汰掉的情形,但也一樣的積積營營,我猜想是要在經濟能力上「充實」一點。

話說回頭,三、四個月前那不能抑止的博士學位,最後是在重讀《我成了一台戲》一書後才停息下來。這書是一位退休宣教士楊宓貴靈寫的第二本傳記,大學時期就讀過了,有時候人生路上躊躇不前,便想到此書,想從一位屬靈前輩身上學習如何等候或前進。讀此書,心靈總有許多安慰和平安。

我怕光陰流逝,該完成的事沒有完成,婉珊何嘗不是。她擔心奉獻傳道,到頭來卻無緣專志傳道工作。在神學院幫忙版面設計的工作,不是不喜歡,但總是覺得那不是她單單要做的事,好像生命擺錯位置了,服事的心志被埋沒了。有時候,好像生活圍繞著別人的中心,學院的、丈夫的、孩子的、教會的,自己的生命中心卻永遠還在輪候著,不知何時才叫到自己的號碼。其實上帝是不會錯的,這兩年上帝教我們許多功課,不知那一個宣教士說的,好像是《綠葉常青》還是《陝西嶺蹤》其中一本書上提到,其實,上帝最大的工作,就是我們這些似乎是擺上要為上帝作工的人。

人的靈互響撞擊
回來沙巴快兩年了,(才兩年嗎?好像很久了)。在翠鳥園恩惠堂的事奉,是一個很好的學習。以前讀倪柝聲的書,分享到人的靈如何在聚會中發揮其影響,就比如有人靈裡乏力,沒有一點敬拜的心情,但在聚會裡帶領聚會的那人的靈很強,那乏力者來到會中,不知不覺多少有點敬拜的力量出現,是因為帶領聚會那人的靈如波浪一般湧過來,水位漲起,其他的人也有被這水滋潤的感覺。

前些日子讀一本書,談到靈的轉移。其中觀念和倪柝聲之說大同小異。說靈的轉移,好像很玄,其實這兩人說到人的靈,按我的理解,都可代表人生命的核心之意,包涵了其價值觀、與上帝的關係──體不體貼聖靈、對罪惡的態度、生活習慣、待人處事的態度、言談舉止、心靈的敏感程度、思想的深淺寬廣、眼界的遠近等,也就是整個人的生命氣質。人的靈互相影響,也就是說與人之間生命影響生命,氣質影響氣質,不論在聚會有一種暫時的影響和交錯,或是在同工一起做事的時候,在行政上、思想上有互相的激蕩,都在互相影響。

這兩年在教會,按上面說到的人生命的靈,實在是撞擊得很厲害,有時候在講壇上亦洩露出那沒有被上帝的靈安撫過的靈,透過言語滲透出來,使人感受到那種人的血氣之意。

上面提到教導到靈的轉移的那本書,以摩西和七十個長老為例解釋,那七十個長老身上的靈,都是由摩西所分賜的,我不敢在這裡太冗長的詮釋,不然這封通訊大家都不看了。簡單而言,那七十個長和摩西是心靈合拍的,他們是順服摩西的,而摩西是順服上帝的,而以當時的制度而言,摩西是代表上帝的,他的身份是有上帝確立的。今天是否能把這模式照搬是另一回事。

我想說的是,這兩年在教會的參與有時候覺得很辛苦,其實不只我們,其他領袖亦然,事工要進行、步伐要調整、靈裡要協調,大家的生命都互相在磨,這就是教會。

專業傳道之危機
我們這些作傳道人的,常以為教會增長是上帝最關心的事。其實,有時候要教會增長是人自己的心意。有一個作者的書我很喜歡,在其中一本書裡,他說:「一般所說『較低層次的罪』或『屬肉體的罪』,是明明可見的但更高層次的罪,『靈性上的罪』,就不是這麼容易辨察。要診斷很困難。究竟一個人大發熱心,是因為盡心盡意順服神,還是人的意思取代了神的權柄?充沛的自信和大無畏,是聖靈的感動,還是由滿了慾望的自我所餵養出來的夜郎自大?說一不二的領導作風,是表現了勇敢的信心,還是自我膨脹?而這位突然崛起的牧師,身後跟著一大群擁護者,他是現代的彼得,領導五千人真正的悔改;是另一個亞倫,放任他眾多的百姓,圍著金牛犢唱靈歌、跳靈舞?」(尤金.畢德生,《莫測之樹》,頁7)。

我們這一代的傳道人,至少我自己,神學院畢業後,神學學位好像是渡金衫,穿在身上使我們得到不配得、不屬於我們的尊榮和尊重,起初穿上的那幾年,若有此錯覺,以為那發光的是自己的生命,情有可原,三、五年之後就該看到真相了。我們其實都很容易受今世的成效主義影響,我們在教會的服事也常常帶著這種成效的騷味。這和我一開始分享到的「成就焦慮」大同小異。畢德生提到:「牧者的服事是由神分派在每一天中、最不起眼的任務所構成。那就好比農家的活兒。牧者的工作都是日復一日的行事,就像清理殼倉、剷除牧畜排泄物、施肥、除草等大部分。其中沒有任何一樣是不好的工作,不過如果我們是期待每天騎著一匹黑色駿馬風光的遊行鄉力回到了馬廄,還會有個馬伕為我們洗刷愛駒,那麼我們會非常失望,至終將以可怕竹結局收場。」他繼而說::「牧者的服事有不少榮耀,但治理會眾卻是一點也不風光。」(同上,頁9)。

大專燒烤會
教會方面,大學新學年開始了,我們大專小組聯絡青年小組搞了一個迎新燒烤會。上週五晚上小組後,由韻典一早安排好由詩雲該準備甚麼食物,向大家報告後,讓大家認領一兩樣工作。韻典是翠鳥園恩惠堂一位年輕姊妹,能彈琴、謙卑上進,又積極事奉,她和我一起負責大專事工,其實我只是看前看後,實際在接觸大專生的,是她。詩雲是大專生裡的代表,我們已經選她作大專小組的組長了。

這次燒烤會,我們是動員了去年底開始來教會幾位大專生,有的還沒信。沒有空間思考到底是否該不該讓她們來參與舉辦迎新會──還沒有信主怎麼參與福音事工呢?只是覺得新的學年來了,不做怕錯過了時機。只盼望在一起行動中,有機會一起經歷,在經歷中才有故事可講,在事件中會有上帝的作為,祂的靈自會工作。

文摘「麥穗」該成型嗎?
七月份開始,又開始教課了,除了神學導論外,新開的「異端學」好像沒準備好似的,但自己倒是有所學習的。神學院裡,自己很想有一份中文的文摘,可以把一些所思所想、新觀念新思維、神學院師生情景化成文字,這想法至今已超過一年,總是不敢正式提出。最近,想到一個名字,自己很喜歡,叫「麥穗」。記得聖經〈路得記〉裡頭,記載路得怎樣在波阿斯的麥場裡拾麥穗的故事嗎?古時候在以色列人當中,有錢人家在收割麥田後,總要把一些掉落地上的麥穗留著,讓窮苦人家可以揀來吃用。今天世間許多大學問,也有許多大師級的人物,著述數十本,學貫中西,每每念及,深感遙不可及。他們的學問若是麥田中收割下來的一捆捆的麥,我們的一些思想點滴就是散落地上的麥穗。

婉珊下筆
厚基把通訊給我看,說: 「可能你看了又說我多多理論、好長氣了。」不是,我看了他所寫的,不覺得是理論,所談的也是我的壓力,是我的掙扎。或許你們一看見長就不會想看完。這是很正常的反應,我也會,特別是forward 來的文章,什麼「如何使你青春常駐」、「如何防止乳癌」、「如何飲紅棗水除經痛」,對不起我全都不會看。等我患乳癌、有經痛、滿面電車軌時,我一定會將它們背熟。哈哈哈哈哈哈!

很久沒有寫通訊,除了忙,另一方面是有太多感受(正面和負面的),不知怎樣寫才叫看的人明白、同感、同心。每次通訊都有一些弟兄姊妹給我們鼓勵和回應。另也有幾次聽到有回應說為什麼你們好像有這麼多事發生的。聽了後我很敏感的想:是否別人說我們無病呻吟,小事當大事講。但我們的生活就是從很多小事串成,也想不出有什麼大件事。而且這些小事都會或多或少牽動著我們的情、我們的心。可能因而在通訊裡寫了很多小事。希望不會令你們看得納悶。

就是因為想得太多,想來想去就不太想寫了,而且我們都是比較感性的人,寫的時候一定牽扯著很多感受。某程度就是將自己打開,有時感覺很vulnerable。就好像今次厚基的分享,我看後很感動,但我心會很防衛性的不知會否有人側目於我們的軟弱,有多少真的叫別人會同感呢?我們寫這些東西公告天下作什麼呢?不過都寫了,但我突然很沒有安全感,可能近來心情有關。

我衷心希望同感者,與我們一起將生命交在愛我們至深的天父手裡;前輩們,請不要笑我們的軟弱,我們還需要你們打氣。忽然想起:我成了一台戲。(最近看了兩本很好的書:《我成了一台戲》、The Contemplative Pastor ,中文是《返璞歸真的牧養藝術》,感觸良多,但心裡卻是更多感受到天父的慈愛真的很實在。)

我們人在沙巴這旅遊區,常有香港來遊玩的老朋友,順道來探望我們,短短相聚,更新以往的關係,實是難得。偶爾與中大一位教授通電郵,他透露七月中會來沙巴一遊,盼望到時有機會聚聚聊聊,更新彼此的關係。最近才有兩位以前浸神的同學,一前一後來過,其中一位還在神學院住了十天個人靜修。不更新,許多東西關係都會腐舊。

願 更新有力 有力更新 恩主加力 新而又新

厚基、婉珊、曉情、恩橋
敬上
二零零四年六月廿九日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