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情通訊第十期

恩情通訊
第十期
作者:黃厚基、李婉珊
日期:二零零三年八月二十三日修訂版
於沙巴神學院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七月廿一日,婉珊從香港回來。她和兩個女兒不在期間,好像生活中少了些甚麼似的,總覺著不踏實的感覺。
心有所繫,有動機,也是婉珊和孩子在的時候的情形。她們不在時,更明白婉珊在家中的穩定力量。
至於她,一人帶著兩個孩子,在香港的心情,或許由她親自說,會更生動傳神一點。

中英講道.修補重建
神學院這學期安排了各老師前往不同地區,負責神學主日的信息,一方面傳達神學院異象,另一方面聯繫關係。不聯繫,大家就會淡忘了神學院,而我們就充當大使。
我被安排了先後要在七間教會享。七月廿日婉珊回來前一日,我首赴沙巴州外海的自由港納閔市,在納閔巴色會講道,先是中文堂,後是英文堂。本來還有一點擔心,不知如何以英文講道,便事先作好準備,把講章譯成了英文。
星期六,講道前夕,突然心中興起一個念頭──聖靈感動人說方言的時候,也預備了能翻方言的人,那我何必擔心呢?主必叫聽得人明白,也聽到該聽到的內容,使人明白上帝心意的,是聖靈的工作。
翌日,實在感謝主,我講章都不必看,用英文講起道來,讓人以為我是以英文為母語的人,真是奇蹟。
神學主日第二站是斗湖的西里丹絨浸信會和天星園浸信會講道,那是八月十日。
西里丹絨和天星園是我在斗湖期間,在其中成長的兩間教會,兩者是「姊妹」關係,同出一個母會,成立於不同時期。
我以尼希米記第四章「一邊工作,一邊戒備」為題,說到尼希米回耶路撒冷建城之層層關係。我以續緣為出發點,嘗試緣續一點關係。今天,我覺得因為我們的關係,大家都和神學院有點關係,我們都一起被編織進沙巴神學院的異象裡。
我覺得,年紀曾長,覺得對以往不好的關係,總想去修補,對於好的關係,曾努力來維續。真是不容易,續緣已不容易,更不該輕率的破壞了。教會的關係,也是如此,常常是不知不覺得罪了人,不知不覺碰到了對方的痛處,常是好心做壞事,誰都沒有純心傷害對方。
斗湖兩間教會過去都有人事上許多的問題和傷害,要成長和突破,還需要人用心耕耘,人與人之間的寬恕,加上上帝的憐憫才可以。
接下來,十七日在翠鳥園恩惠堂負責當差傳主日講員,廿四日到葡萄園浸信會負責神學主日信息,卅一日在沙巴神學院主辦的青少領袖訓練營中講「敬拜熱潮」,分享傳統與當代之敬拜風格,並提出其中的挑戰和危機。九月七日、廿一、廿四也分別在翠鳥園和往別的堂會負責神學主日信息。
八月份也在神學院樂齡班講「易經與人生」、「靈魂、死亡、永生」。這樂齡班已有十年歷史,每周六早上兩節課,都是各教會老人家來上,有六十人左右,有些已來了十年,風雨不改。自上學期在樂齡班教課以來,曾以「命運」、「生命」、「大時代小人物」、「上帝與歷史」、「聖靈」和為題,這些課題,老人家們還算喜歡。
這一切教導和分享的機會,都是主給的。

神學院周年慶
近日,神學院又開始忙起十五周年的籌備工作了。上學期因「非典」的影響,周年慶延期至十一月。
由於改期,周年慶和畢業晚宴合併,有些畢業生覺得因場地小了,每位畢業生限邀兩名親友出席畢業晚宴,非常遺憾,
有一位學生,很關心場地和音響,本來這是不該由神學生來操心的,但神學院的人手不足,這位學生常來找我匯報。
場地的安排,最後,他忍不住,和幾位同學,買了一百米長的布尺,主動的到酒店親自量了方位,算過可以擺放多少桌子,推翻酒店當局給我們所預算的數字,當然也推翻了我們之前所接受的假設,即假設酒店給的數目是對的。
那位學生,事後向我抱歉,怕自己越了權。越了權嗎?我不知道。
籌委會在分工、授權及權限上,不是很清楚。我被選為節目組組長,本來以為是想晚會的節目內容,但事情演變下來,好像我是整個晚會大大小小事情的負責人!心中本有點委屈,但心想,我可以把一切都推唐掉,但這樣不但於事無補,別人還是不知情,同樣會以為我不負責任;我也可以把責任吞下來,再想法子解決。
我選擇了後者,再求上帝供應人手。
常常聽弟兄姊妹在小組分享,公司裡有些人很難相處。這些人際關係,參雜在人事和行政裡,更加複雜。
學校有一個職位不低的職員,背後同事們有時候以一個代號稱呼他:「就是這樣的啦!」
我們剛來的時候,宿舍浴室滑動門壞了要修,他說:「就是這樣的啦!」
大約半年前,我們覺得房間裡上一手留下的床褥該換了,天天起床都腰骨痛,不行的。我們考慮了很久,很怕跟這同事說,怕他以為我們外地回來的人,愛揮霍,花公費,所以靜靜地自己花錢換了,換了以後,我們覺得禮貌上還該讓他知道,並且我們也想,舊床褥不是我們的,不可能自作主張丟了,結果他說:
「先放在你們那邊好了!」
「不行啊!那裡有位子放!」
「是這樣的啦!還有,你們不可以自己換的!」
「但已經很舊了!」
「是這樣的啦!以前的人也是這樣子用啊!」
他今天仍在學院裡頭,我們也仍是同工。大家都知道他的問題,他為甚麼還在,可能有許多原因的,其中一點或許是包容吧!不過,除了這一點,他人也沒怎樣。你包容他這一點,或許反過來,他也覺得他在包容你那一點。
包容講的是情,是關係,但卻給人效率不高的印象。要效率高,包容以外,加上督促,才有管理。包容,基於上帝的愛,管理,也是因為愛。情理兼備,好不容易,若再加上權位在人心裡作怪,最更難了。
我觀察我們神學院的院長,常常向他學習,偷偷的從他的角度看事情,這叫偷師。
前幾個月,曾和一位弟兄分享,說到教會中有些領袖如何失勢,有哪些人則開始得勢,甚至用到上帝的旨意來詮釋這種得失勢的情形。說得也是, 但教會也是基督的身體,弟兄姊妹平常也都一起吃飯,一起說笑,不能都用權位的角度來理解。
我和婉珊也在學,學習更豁達,只要知道是為主,只要主同意,主不加以阻止的事,我們也樂於作好。其實,大家似乎都在忙,好像都忙些很重要的工作,有時候難免彼此衝突,但主的工作就是我們,就是透過各樣的生活細節塑造我們的生命,其他有多少是主的工作,讓主自己定奪了。
我們常常在中午休息時間,在家裡廚房一邊弄午餐,一邊談論這些生活點滴,做我們的「廚房神學」。
這些道理,大家都懂,班門弄斧,只為和大家談談心,有點共鳴。

婉珊點滴.沙博探訪
神學院有一位神學生叫春花,她是神學院的同工,也參與沙巴博愛的工作(侯民在裡頭擔任會長一職),常去探訪精神病患者的家庭,她這學期神學院課程之實習就安排她在這事工上,而婉珊也和她一起去做探訪。
最近她們探訪了一個家庭,對象是一位弱智的婦女,育有兩名孩子,一位一歲,一位三歲,住在廢棄場的板屋裡,丈夫失業,她自己也沒工作能力,也不太有照顧自己的能力,衣服沒洗,孩子也沒洗澡,指甲有半吋長也沒人幫她們剪,住屋又亂又髒又臭。因為長期沒有人和孩子講話,大的那個,三歲了,也不要講話,婉珊嘗試教她說:「你好嗎?」她只能張開嘴巴模仿嘴形,卻發不出聲音來。她也幫孩子洗澡。聽她這麼形容,我雖不在場目睹這一切,也覺得很難過。
類似這樣的家庭,這一幕只是沙巴社會冰山的一角。這就是沙巴博愛的工作之一。我覺得沙巴博愛的事工是很值得支持的,這機構也是沙巴政府認可的非牟利機構。可惜目前財力、人力資源皆有限。大家若有心,可以奉獻,或有這方面的專業知識,可以提供訓練,聯絡我或侯民都可以。

通訊不二分,只為續情緣
上回和大家談及,是否將通訊一分為二。我們暫時還是只有「恩情通訊」,不會一分為二。
早期,我曾寫過《蝴蝶的話》通訊,是給台灣阿公店之舊朋友,和沙巴斗湖幾個弟兄姊妹看的,寫第一期的時候是一九八八年八月,那一年我大學畢業,離開台中。八九年返馬後與陳健平(我的表弟,今天還在斗湖當中學老師)、李明珠等常談心、談夢想、喝自製的愛爾蘭咖啡。那時候就覺得需要以文字來分享和凝聚這些關係,正如陳哥在我們畢業時說的。
你一定也同意的,只是無力動筆而已,對不對!記得婉珊在前幾次的通訊裡,也是這麼呼籲大家的。
說到李明珠,她現在人在台北。那時候我們相聚一堂、品茶、嘆咖啡的時候,她已表示,有朝一日一定要到台灣升造。皇天不負苦心人,經過幾年師訓學院,出來在小學教了幾年書,終於五、六年前結了婚,然而和先生雙雙飛去台北讀大學,去年畢業了。明珠,恭喜你。
認識明珠已經超過二十年,那時她唸初中一,是我大哥的學生。如今相隔甚遙,卻仍然有這份關係,是主的恩典。香港大埔浸信會約拿單團契的小明、敏華、阿滾、宗信、秀瑜、莊華章、潔珊,我和婉珊結婚前,才認識你們的,至今五年多,今天你們一個接一個結婚了,這緣份還要續下去。上宛、阿有、苑菱、廣智夫婦、家佩、阿珊、秀慧(我女兒還叫你「菠蘿姐姐」),還有許多不及提名的,(怕你們以為我在立遺囑了),相信我們都要把這主裡的緣份續下去。
緣起而又起,關係總是生而再生。
《蝴蝶的話》停寫於那一年,也忘了!《蝴蝶的話》停寫了,但開始了《結緣灶》通訊,那是在一九九四年我到香港浸信會神學院讀神學的時候,,寫給神學院的同學、家人以及台灣陳哥和阿公店一些人的。
前幾年,因為已預備好離開香港,覺得是開始藉通訊來維續關係的時候了,也培養了新的關係,就寫了《恩情通訊》,寄給大埔浸信會一些熟識的弟兄姊妹、一起短宣的弟兄姊、神學院舊同學、關心我們的主裡長輩,此外,對台灣方面,從貝殼屋寄來的電郵通訊錄上,得到一些在台老朋友的電郵郵址,有幸也能再一次接上這些舊緣份。
新約啟示錄是寫給小亞細亞七個教會的信,保羅的書信也是在不同教會中傳閱的,代表著不同的群體,而今天我們也在讀這些書信。雖然我們不是保羅,不是約翰,但透過一點點分享,可以把我們的關係連結在文字上,就是一些彷彿不相關的,是屬於不同地方,不同群體的人,都連結在這個文字通訊裡頭,希望有一點點意義。

網上教會.生命支緩
我想,收我通訊的弟兄姊妹朋友們,我們就像一個文字教會,網上的教會。說真的,你們願意收我們的通訊,實在是很給面子了,你們也是我們生命上的支持。尤其,我們家裡有需要的時候,通訊一發,總好像有千萬個天使為我們禱告,把我們層層包住、托住。曉情病了!消息一發出,你們的電話、電郵都捎來了關懷。
事緣前幾天,我們發現情情耳垢很多,加上她前些日子,常鬧說耳朵痛,婉珊心裡有個直覺,好像是主在提醒她,要快快帶情情去看醫生,而且要看專科。
看了醫生,診斷出是中耳炎和鼻竇炎,要吃抗生素、滴鼻藥水、往鼻孔噴水洗鼻兩個星期,再看結果如何。
謝謝秀瑜和華章寄了電郵來問候:
「聽到情情的情況,心內實在有點為你們著急,(急望快「di」冇事啦!)但想每次再收到你們叫一次的通訊時,此時此刻的困難又順利過渡後,變成歷史,又是一個活生生的見證(即係話下次再收到你們的通訊時又有新事?)不過,說真的你們的經歷是我們的激勵!總知,我和Eric(華章)會在這籌備婚禮的期間為你們一家禱告上帝的醫治。」
謝謝阿有、宗信把消息轉達給團契弟兄姊妹,謝謝宗信電話的問候,謝謝嘉榆的電子問候卡(E-card),謝謝阿冰的問候和代禱,謝謝陳哥的關心。
謝謝你們每一位的每一個禱告,你們真是我們生命的支持網!

恩情外傳.即將面市
除了情情,我們一家幾口都很好,婉珊這一陣子和我一樣忙,香港之旅回來以後,她要補班,十五周年要出的宣傳品,和三種語文三個版本的記念特刊,都要在這剩下的一個月多內完成。婉珊很想,等工作清掉一些後,或許會執筆寫個「恩情外傳」,大家拭目以待。
婉姍是一個很真實的人,有甚麼感受,不會藏在心裡。她人真實,也比較會生活,不論在家居擺設,或出假日外遊,她的點子都比較多。所以她若執筆寫通訊,常是趣味橫生,叫你捧腹大笑。
反之,我這人比較無趣。生活除了教書,回家也是看書,去逛街最多也是去書店。可謂不會生活,以前的人管這叫,不食人間煙火。不食人間煙火者,下起筆來,就沒煙沒火,讀起像吃素菜。不過,不食人間煙火者,多數都還塵心未了,有時候坐也坐不穩。

生活點滴
不食人間煙火者,還是要吃飯、吃菜,更愛吃榴蓮(榴蓮沒煙沒火,但吃了則叫人虛火上升,要吃山竹來平衡)。
來了沙巴以後,我們發現這裡有一種菜,叫小芥蘭,聽說也是近年才有的。我們買回來炒,很喜歡,非常爽口。
這兩個月,馬來西亞出許多榴槤,但不捨得買,婉珊不在期間,翠鳥園恩惠一隊年輕夫婦來我那兒吃肉骨茶,飯後,我們去到榴槤檔口,打開第一個榴槤,三人異口同聲讚口不絕。最重要的是,上帝好像知道我心中所想,安排了他們來。
七月香港浸信會神學院連牧師來的時候,在亞庇沒吃到,聽說在詩巫卻吃了不少。連牧師在此期間,也曾住神學院,很高興第一次認識師母和兩位女兒。若上帝開路,希望連牧師可以再來。月底,婉珊母會(灣仔浸信會)的好友偉光一家也會來來沙巴渡假。
我們覺得,或在明或在暗處,為上帝的僕人和工作做做中間人,搭搭路,蠻好的,不是樣樣事情自己都做得來,或自己來做,群策群力更好。我相信這也是為主工作。
你們都來,在事奉上續續緣,以前曾在生命的彼此建造有緣有份,希望這一層層的關係,能成為彼此的管道,上帝可以在其上開路,豐富我們的生命。
五、六月,本來大埔浸信會的秀芳、翠兒、惠蘭要隨短宣隊一起來沙巴,結果因「非典」而取消了,希望你們有機會再來。
八月十二日我生日,收到幾份禮物,幾個電話問候,香港的家佩、上宛、苑菱、阿有等以琳團幾位弟兄姊妹,謝謝你們這麼遠還記得我。還有,早上,神學院家庭小組為我預備一個小小月餅當生日蛋糕,晚上又有一班教會青年小組的弟兄姊妹送來蛋糕和祝福,都是恩情。謝謝!
有空歡迎大家來信,電郵亦可。

厚基、婉珊、曉情、恩橋敬上
二零零三年八月二十三日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