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示和歷史的誤差

新約時代,保羅與彼得對把福音傳給外邦人,基本上是一致的,雖然兩人服事重點不一樣。但在外邦人是否要守猶太人律法的事上,起初彼得可能並不十分確信外邦人等憑耶穌基督的救恩就已經足夠。

當然,後來耶路撒冷大會似乎得到了一個結論,但教會初期對這一件事的爭論,要好多年後才塵埃落定。今天的人讀加拉太書(或其他保羅書信),會以為保羅是正統,其他「傳另一個福音」的人,都是「異端」。問題是,當時在教會裡的信徒應該是有迷惑和不知如何選擇的,以至有聽從保羅的敵對者的。要不然保羅就不需要在加拉太書裡說,他希奇他們這麼快就離開耶穌,「歸向別的福音」。

保羅指正他們說:「其實那不是另一個福音,只是有些攪擾你們的人,想把基督的福音改變了。」

若是把當時的情形來到近距離,放生在今天的教會裡,我們會不會成為那些「攪擾」信徒的人?

保羅聲稱他的啟示是從耶穌基督而來的(加一12),他也是藉著耶穌基督和父上帝作使徒的。他表明他的屬靈權柄並不是從人而來的。福音的本質,按改革宗福音派唯獨基督和唯獨聖經、信徒皆祭司、相信聖靈的角度而言,相信聖靈親自在人心裡作工,我們也相信屬靈的權柄不是從人而來。有些宗派當然有天主教傳統的影子,相信使徒傳承的使徒以至牧者權柄,問題是歷史教導我們人有謬誤,教皇會有謬誤,教會任何領袖也會有謬誤。

問題是,福音派對於聖靈親自工作的確信,是否能像使徒保羅一樣說,我們的啟示(或感動)是從上帝而來。但時事正反、錯綜複雜,難免在種種人事、知識、視野、盲點、關係、心境情緒等等因素中受影響而無法拿扭得準。

搞教會合併、合一,使我對於the providence of God (像當初彼得保羅之針對外邦人信主一事有上帝的providence一樣),有許多的疑問。只能信!信以致於信。等歷史的證明吧!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