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四:井與調情的意象

本來是去聽G. Auld講Deuteronomist History in 1 Samuel,結果臨時來了個叫Prof Watson的。會中處理兩段經文,約四(撒瑪利亞婦人)和約八(行淫被捉的婦人),語驚四座。他的詮釋使幾乎全體師生坐立不安,完全與本院的聖經詮釋傳統不一致。新約的P說,「恕我obtruse. Is it documented, what you said about…我為甚麼要付出這代價坐在這裡聽你瞎說。」。而搞Christian Origin的H教授皺起眉頭歪著嘴巴言,問了一個問題以後就不耐煩的坐在那兒等下半場甚麼時候開始(其實是等結束)。

講員講兩段經文,但講完全一段,便讓主持人邀情發問,以上兩位教授便是在這中場與他過招而「敗下陣來」。

不說這些,我的興趣倒是真的在他的第一段經文的「調讀解讀」。大家都知道撒瑪利亞婦女在午間到井打水是不尋常的。講員還指出門徒丟下老師耶穌一個人也是不尋常的,耶穌到撒瑪利亞不尋常,與當地一個婦女對話不尋常,和她要水喝更是不尋常。

講員自己的不尋常處,是指出這婦女和耶穌的對話其實是一重的調情。他首先引用箴言五章提到的井和泉源的意象,該處指的是人要享用自己家裡的井,即妻子。茲摘入如下:

15 你要喝自己池中的水,飲自己井裡的活水。 16 你的泉源怎麼可以外溢?你的河水怎麼可以流在街上? 17 它們要獨歸你一人所有,不要讓外人與你共享。 18 要使你的泉源蒙福,要喜悅你年輕時所娶的妻子。

他於是說,古代許多文化中都使用井和打水的器具作為性的意象。他進而詮釋道,約翰福音四章十一節:

11 婦人說:“先生,你沒有打水的器具,井又深,你從哪裡得活水呢?

裡頭所說的井和打水的器具,顧名思義就是女人和男性的性器宮。所以婦人其實是在flirting。講員說,這就像在一些雞尾酒會中的交際所會出現的話一樣。會中不斷有人挑戰他的閱讀和詮釋,其中有提出下文馬上轉入的話題:我們的袓先,根本和性的意象毫無關連。

到底他是否嘩眾取寵找錯了場所或否。我在席上聽,卻是聽出了另一番聯想

一、從第二章開始,耶穌變水為酒帶出一種「生命是歡愉和喜悅的」意象,生命是好的、豐盛的。這在約翰福音裡是說得通的。因為約翰使用了水、生命、食物的意象在福音書的前半部是不斷出現的。比如說,三章「從水和聖靈生」(聖靈也是一種生命的意象)、四章的井水和泉源、五章畢賽大能使人病得醫治的水池(也是生命的意象)、七章預言聖靈要來在人腹中要流出活又的江河、間隔著第六章的食物的意象(也是生命之基本),第十章羊和羊門的比喻、牧人和賊比喻賜生命和奪取生命等等。

如果用生命的歡愉而言,撒瑪利亞婦人正是一種乾癟的生命。性本來就代豐盛,但她卻沒有在這方面有滿足。有五個丈夫,現有的亦不是她的,有種心靈表喻於肉體的飢渴,(不能只解作心靈的飢渴。)性的渴望本是上帝創造的時候給的,不論是封建制的避忌和縱慾的性解放,都不能充份表達生命的豐盛和愉悅在夫妻性經驗中的一切,這本是上帝創造的、符合生命原則的(祂就是生命)。

我的聯想是,如果第四章真能用性渴望和調情的意象解讀,對我而言,就是連結上生命愉悅和豈盛的意象,這樣的話可以有一點說得通。

以上的解讀也要謝謝前幾天電視看一齣電影所得的靈感,電影說到六十年代英國在法庭上辨論D. H. Lawrence的小說《查泰萊夫人的情人》會不會使人道德墮落,能不能算是好的文學作品。其中,性的神聖、歡愉和豐盛該書欲正本清源的主旨。

第二個聯想是,如果今天讀這段經文的不是一班decent man,而是一個當代性飢渴的婦女,她會如何進入書中的場景呢?她會不會感覺那婦人內心的性和心靈的飢渴,而能進入那樣的性意象理解呢?會不會比我們更不覺得如此閱讀的唐突,而覺得真入她的內心說中心中的結。讀者回應理論者會如何讀呢?女性主義會如何讀呢?女性主義讀者理讀會如何讀呢?

廣告

5 thoughts on “約四:井與調情的意象

  1. 蛋餅不了情,上帝若再奇蹟地連港台的機票也給的話,一定去。

    忘不了忘不了
    忘不了你的蛋,忘不了你的餅
    忘不了餅裡的蛋,也忘不了餅外的醬

    喜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