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篇七十三篇

詩篇七十三篇

神必善待內心清潔的人

亞薩的詩。
1  神實在善待以色列,善待那些內心清潔的人。(本節在《馬索拉抄本》包括細字標題)
2 至於我,我的腳幾乎滑跌,我(“我”原文作“我的腳步”)險些跌倒。
3 我看見惡人興隆,我就嫉妒狂傲的人。

第一節像是一個宣告和認信,就是上帝必然善待清心的人。但是作者語氣一轉,描繪的不再是一種信仰的宣告,而是宣告和實際經驗的衝突。無論宣告多美,它可能是前人的信仰總結,可能是信仰群體的總結,但信心仍然是自己必須去經歷的。經歷的過程卻是充滿信心崩潰的危機。

作者說:我的腳幾乎滑跌,險些跌倒。沒有人想故意跌倒的,都是沒料想到的時候、自以為還站得住腳的時候(這裡不包括那些愛作惡的心而故意「跌倒」者,那不是跌倒,那是故意犯罪。)

作者幾乎失腳的原因,在於「看見惡人興隆」,因此嫉妒狂傲的人。這些狂傲的人竟然興隆,心中是何等的忿忿不平。嫉妒原文是甚麼筆者不知道,但用廣東來嘗試表達作者的心情,可能可以叫「唔dai得!」福建話就是「無甘願」。

到底惡人是如何的壞呢?為何作者忿忿不平呢?
4 他們沒有痛苦,他們的身體又健康又肥壯(本節原文作“他們到死都沒有痛苦,他們的身體肥壯”)。
5 他們沒有一般人所受的苦難,也不像普通人一樣遭遇災害。
6 所以,驕傲像鍊子戴在他們的頸項上,強暴好像衣裳穿在他們的身上。
7 他們的罪孽是出於麻木的心(“他們的罪孽是出於麻木的心”按照《馬索拉抄本》應作“他們的眼睛因體胖而凸出”;現參照《七十士譯本》翻譯),他們心裡的惡念氾濫。
8 他們譏笑人,懷著惡意說欺壓人的話,他們說話自高。

原來作者「無甘願」這些惡人到死都沒有痛苦。這些人狂妄作惡,如果等得到他們遭報,可能還能出了這口氣。但他們竟然到死也沒有痛苦,用句俗語說:這世界那裡還有公理啊!他們不但不遇痛苦,連一般人所受的苦難和災害都不遇上。不但作者,你和我都會問:上帝啊!你的公義何在呢?

就是因為他們仍然倡盛,所以他們驕傲得很,自高無比,強暴依然,反正不會有甚麼報應。「我們強盛,因為我們夠本事、夠精明、夠狠。」他們不會因作惡傷害、剝削了其他人的利益和生命而感覺理虧內疚,也不會因為傷害了人而自覺有甚麼不安。因為「他們的罪孽是出於麻木的心」,他們是「惡念氾濫」。然後還滿口譏笑,以行動和言語欺壓那些他們心目中的弱者。

於是作者的信心面臨了考驗,他的疑問轉向了上帝。面前所看見的是一個沒有公義和盼望的現實。他說:
9 我們看不見我們的記號,也不再有先知;我們中間也沒有人知道這災禍要到幾時。

以色列人有甚麼記號呢?就是有上帝的話和先知在其中。這是災禍,而且不知何時方了。
於是作者把問題拋向上帝,說:
10  神啊!敵人辱罵你要到幾時呢?仇敵褻慢你的名要到永遠嗎?
11 你為甚麼把你的手,就是你的右手收回呢?求你從懷中抽出來毀滅他們。
12  神自古以來就是我的君王,在地上施行拯救。

作者的疑問是:這些惡人不把上帝放在眼裡,盡是作惡,甚至說:「哪有上帝?我就是上帝。」我們或許沒有聽見惡人直接辱罵上帝,但他們如此猖狂,上帝卻也不出手干預,「你為甚麼把你的手,就是你的右手收回呢?」無怪乎作者心中氣氛難消。你為甚麼不出手。於是他求,不只是求,而是帶著質疑的求上帝「一個人懷中抽出」祂的手「來毀滅」這些惡者。從懷中,意思是強調本來收著。

對作者而言,上帝如果自古以來是他的君王,現在為甚麼沒有作為呢?為甚麼現在不能行拯救呢?所以他的信心是灰暗的,是沮喪的。有甚麼用呢?第一節所說的:神實在善待以色列,善待那些內心清潔的人。有甚麼用呢?作者心裡的感覺和想法是:
13 我謹守我心純潔實在徒然;我洗手表明清白也是枉然。

因他實際所遭遇的是,他說:
14 因為我終日受傷害,每天早晨受懲罰。

現實中他天天所經歷的是,一早起來要面對的是受傷害和懲罰。但在聖殿事奉的他,卻不能如此對會眾說這樣的話,他說:
15 如果我心裡說:“我要說這樣的話”,我就是對你這一代的眾兒女不忠了。

這如果是他心中唯一的答案,這信心的困局如果就是他的答案的話,那他便是沒能忠於自己的職事了。這成為他信仰的思考。就像我們常面對新的試煉時,必須重新理解所信的以所信的上帝。詩人說:
16 我思想要明白這事,我就看為煩惱;

幸詩人得到答案,但不是在於分析惡人的前前後後,也不是看見他們至終遭報,而是在上帝面前,他說:
17 直到我進了 神的聖所,才明白他們的結局。
18 你實在把他們安放在滑地,使他們倒下、滅亡。
19 他們忽然間成了多麼荒涼,被突然的驚恐完全消滅。
20 人睡醒了怎樣看夢,主啊!你睡醒了,也要照樣輕看他們(“他們”原文作“他們的影像”)。

惡人必倒下。這不是和前面的觀察相矛盾嗎(是否前面只是一種氣忿的感受多過一種實際的歸納)?詩人的領悟是,上帝實在是把他們放在滑地(看起來是順利),是會往下滑的,是會倒下的。而且來得那麼突然,是忽然間荒涼,是突然消滅。而這一切是上帝「把」他們,是上帝的(好像不太明顯的)作為。

明白了這一點,詩人向上帝認罪。他說:
21 我心中酸苦,我肺腑刺痛的時候,
22 我是愚昧無知的;我在你面前就像畜類一般。

當心中被傷害的時候,詩人覺得心裡便愚昧了,他形容自己是畜類。可以這麼說,我們受傷氣忿的時候,有時候在上帝面前的態度,好像一個沒有信心的人,失去常理的人,怒氣填胸,表現得簡直是豬狗不如,連「主」都不認了。

但在聖殿裡,他再次的得到回應,再一次經歷上帝的同在,再一次的認信:
23 但是,我仍常與你同在;你緊握著我的右手。
24 你要以你的訓言引領我,以後還要接我到榮耀裡去。
25 除你以外,在天上,我還有誰呢?除你以外,在地上,我也無所愛慕。
26 我的肉身和我的內心雖然漸漸衰弱, 神卻永遠是我心裡的磐石,是我的業分。
27 看哪!遠離你的,必定滅亡;凡是對你不貞的,你都要滅絕。
28 對我來說,親近 神是美好的,我以主耶和華為我的避難所;我要述說你的一切作為。

好一句:對我來說,親近上帝是美好的,我以主耶和華為我的避難所;當我們遭遇患難,面對惡人的時候,有那個地方比來到上帝面對傾訴更得安慰,更不至受傷的呢!主就是避難所。

再一次經歷上帝以後,詩人有新鮮的話可以對會眾說,不會對不起他們了,他要述說上帝一切的作為。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