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別(一):禱告

飲者明天、鹽蛋一家夫人帶著幼女先行於二周後,而丈夫於八月中旬,分別離開愛丁堡,昨晚「北海華人神學圈」齊集我們僑遷之新家「美孚東屯」舉行歡送會。


菜餚滿桌(照片可能要等Ben提供才有了),表現我們神學之多元。

部份人先後離去,最後只剩J君、SN君、EW君、飲者和我們夫婦,SN建議飲者給我們禱告,引出了禱告的理解和定義,飲者堅持後所求(不為求)的禱告。

田立克(Paul Tillich) 也表示自己不太禱告,卻是多有默想(meditation)。這也是我常覺得需要的,是叫心靈in tune with God and the way of being he expects.

到底為何禱告,說真的,我也覺得禱告越來越少,生命作為和方式應該禱告的一種具體表現,本身就是禱告。然而,有時候(常常)生命作為(包括言談)不衡常in tune with God and the way of being,就必須透過定晴在祂身上,調整自己,或認罪、或…….

但being是甚麼?甚麼是與上帝連結,在祂裡面,也使祂在我裡的being呢?約翰福音的見證一言中的:遵守主的命令。祂說:我在父裡面,父也在我裡面。你們若遵守我的命令,就活在我裡面。既是如此,活在主裡面就自然活在父裡面,this way of being 包括了甚麼是主的命令,遵守的才能把這命令展現在生命作為和生活形式裡。如禱告是一種in tune with的形式,必然包含了約翰福音的這種型態。

禱告,還有其他的型態以及生命型態,如摩西的型態,摩西的禱告其中一個最獨特之處就是為百姓代求。百姓得罪神(按五經的敘述)會招惹上帝嚴厲的刑罰,不代求的話,就被消滅了。摩西有上帝般的憐憫,常「及時」的求告上帝以免去百姓的刑罰。這是祭司型態的禱告。

今天現代社會中「上帝的刑罰」的論述失去它的指涉力,不能建立起該有的心靈震悖,也沒有搖撼當下的存在,不帶有任何的危機感。因此,「百姓」無所畏懼,「祭司」也無所禱。一切都解構了。

但代禱的存在不能被取消,不然人信仰的內涵必走進某種的自我生命的萎縮和貧脊中,那不是生命的潛在力展現,不是真我的突現,而是真我被蒙蔽和欺騙。

但「祭司型態」的mythology(神話)該如何轉型呢?其中一個方法就是回到祭司的原始論述,其中一個敘述是大祭司胸膛掛著的十二個牌,牌上刻著以色列十二支派的名字。大祭司進入至聖所,必把上帝的子民放在心上。

我們必須心存這種「祭司型態」的心胸,我先以中國傳統而言,有點類似先天下之憂而憂的心態,以天下為己任。先知和祭司型態的天下,必是肅立於上帝和天地中間的天下,心繫天下而與上帝同心。這樣必有所可禱也,禱告也!同擔同憂扭乾坤也!亦生命作為之彰顯也!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