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翻譯對漢語神學的暗示

近日對「耶穌(基督)的信實(的信)」或「信耶穌(基督)」(例羅三22)這原本屬希臘文中subjective genitive or objective genitive之爭議所引起的翻譯和神學意涵有所學習。
再前幾日發現一個十九世紀禾合本尚未出現前已進行的由猶太歸信基督的猶太人宣教士的中文譯本(施約瑟譯本),他是美國聖公會所差派往中國之宣教士,也深諳古文,並且深信自己對母語希伯來文的認識,對舊約聖經的翻譯不可漠視。悔禾合本翻譯委員會沒有邀請他成為委員。(參〈希伯來精神體現在中國:施約瑟與他的官話《舊約全書》讀書報告〉)。 無論如何,我翻查中對其介於文言和白話本之間的譯文甚有親切感。

前日再拜讀黃錫木博士「『聖經翻譯和傳播』之六:華人聖經翻譯的工作(下)」一文,也增加我對聖經翻譯之重視。茲引述黃博士兩段文字

關 於標點符號方面,讀者不要輕看這些似乎是微不足道的更動,這些輕微的改動都會影響文意。以下是兩個例子較為明確的例子。《新約聖經——新譯和合雙排 版》(天道,二○○○年)是「新譯本」和「和合本」的並排版,序言中亦說明這就是一九一九年的《和合本》,但其實這是重新標點的「和合本」,大多數標題和 標點方式都與《新標點和合本》不同。哥林多前書十五章33節:「你們不要自欺,『濫交是敗壞善行。』」,文中「濫交……」一句中的引號是這版本加上的(大 概是因為《新譯本》也有罷),原來的《和合本》是沒有的,這個改動把原來是保羅的話,改成保羅引用其他人的話(有說是古時希臘哲學家的話)。由此可見,一 個新加上的標點符號就完全改變了釋經的立場。

另 一個更嚴重的例子是漢語聖經協會(前身為國際聖經協會)出版的「合和本」。這版本一直都以「靈修版」和中英對照聖經出版的,最近則與浸信會出版社合作出版 浸字版的「合和本」。《和合本》的譯者在翻譯上額外加上的字或解釋上不肯定的字旁,都會加上小黑點,以茲識別,但這版本卻刪除了這些小黑點。筆者一直都沒 有留意這點,直至最近,在一次談及保羅婚姻觀的討論會中翻開哥林多前書七章1節:「論到你們信上所提的事,我說男不近女倒好。」,在原來的《和合本》中, 「我說」下是有小黑點的,暗示了當時的譯者不肯定其理解,但這版本卻把小黑點刪去,這無疑是把保羅的意思完全扭曲過來,這豈不是陷《和合本》譯者於不義 嗎?
我相信這重要性在於華人教會 信徒之為接受群體,仍有大 部份視聖經為神聖神的話語的閱讀心態,容易因此把馮京當馬涼,且把「馬涼」當神的話而奉之。這對神學和倫理以致信仰群體之整體塑造有差之毫厘,謬之千里的 危險,雖然在短期內不會有何差別,但以兩百年近代華人教會史為歷史里程碑的話,就見證其有如滴水穿石的威力。
同樣道理,在建構漢語神學的同時,也不可忽略了好的聖經翻譯和研究的支柱。當然那不一定是一人之功,而是一種群策群力的結合力量(synergy),就像當年禾合本的翻譯一樣。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