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與電影

友人在部落格上論述文字和電影,論點大致皆能認同,不過再深一層思考,不禁要問文字在閱讀過程中是否僅是文字,電影或影象在接收時是否更收多元傳達信息之共時之效(synchronic)。

嚴格而言,文字和影象算是客觀於創作者獨立存,同時也獨立於閱讀主體之外之物。即是當閱讀尚未發生時,我們不能因為閱者之主體未接觸此物而謂之不存,同時,我們也不能因為它們由創作者所創作,只必須依存於創作者。

不過,此嚴格意義的「文本」(就借用一般行內所言:文字文本或影象文本或電影文本都是文本)並不是我的關注所在。我所關注的是閱讀活動下的文字。

一般在閱讀文字時,我們必須沿線性(linear)的方式閱讀,意思是說我們乃在線性時間的限制下閱讀,故此也只能是順時性(diachronic)的。 然而,閱讀活動不因此一定是狹窄的線性閱讀,原因(一)在於我們所謂的一目十行,和(二)閱讀的無限想像和聯想空間。

一目十行
一目十行使人在閱讀下的思維多次方化,數行的訊息在籲字之躍出字面頁面的霎那同時湧進讀者的心靈世界,而後者能在一瞬間消化、處理、整合出一組的意義(和抽象的畫面),進而導出下一組合意義。

這情形若發生於描述景緻和人物時,聲、色、型、態、動、靜皆在文字中得以描繪,讀者能在瞬時間把這一切資訊作共時(synchronic)處理,文字之展現力在讀者的主動閱讀的創作行為中得到豐富的延展。

無限想像和聯想空間
無限想像和聯想空間更進一步使文字越越其表面限制。這一點筆者在個人閱讀武俠小說中對功夫的描述或某個女角色的面貌姿態的描述,特有體會。因為其中無限想 像和聯想力使所描繪的功夫和女角展現出獨有的、存在於讀者心靈中的「功力」和「美貌」,這在改編拍製的武俠劇裡就喪失了。因觀眾所看到的是具體的手腳和功 夫和有限的美貌。
換句話說,文字和人的想像力合創的神聖和奧秘空間消失了。

影像和電影的表面突破
反過來而言,影像或電影表面上是突破了文字的順時性限制,能同時把聲、色、型、態、動、靜在同一個時間點上展現,但由於鑑賞電影之作為「閱讀活動」相對於 文字閱讀活動而言是被動的。既說是相對的,意思是說:並非閱讀者不能有主動的「閱讀」行為,而是影象之代辦了許多的工作,使人成為被動的接收者。(主動的 「閱讀電影」仍然而行,只是就其一般「閱讀者」的可能「閱讀」習慣而言)。

諷刺的是,影像本是為了創造出共時的傳播性質,突破文字的限制,但有時候卻造成了把聲、色、型、態、動、靜平面化的問題,因為共時展現把這些因素在被動閱讀的行為中變成平面(horizontal)的單次展現。減低了多次方整合的主動創造性。

此外,由於已然展現,無限想像空間就被限制了。更多的填補留下太少的留白。畢竟有些人仍然享受為留白填充的滿足感。

話說回頭,我對電影學其實是門外漢。一時有感而發,立論必然不能涉及電影學乃的觀點,我猜想我以上所談,說不定正是某電影學家在某處所言說過者。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