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的四個比喻

上周六在一訂婚感恩會上為一對佳人分享信息。

內容分成四個比喻:

第一、基督與教會的聯合,你的成為我的,我的成為你的。我們的不義和罪惡因婚姻的聯合,成為基督的,而祂的聖潔也成為我們的。同樣,兩人在一起的時候,你的成為我的,我的已不再是我的。不過,我們現實裡還感受一層:你的缺點成為我的,(就像基督把我們的罪惡歸到自己身上),我的缺點還是我的。反之,我的缺點成為你的,你的缺點也依然是你的。這樣的加法是不合邏輯的加法。

然而,婚姻既是個奧秘,而保羅說這是指著基督和教會說的。

後記:我想這世上婚姻裡的聯合,到底是否永存是個問題,主說:「這世界的人又娶又嫁,但配得那世界的,又配從死人中復活的人,也不娶也不嫁。」那世界所指若是天國,天國不在乎嫁娶。天國不是這世代的事,而是那世代的事。

第二,這聯合既是象徵,我們就要明白婚姻不是戀愛的盡頭,不然婚姻便是墳墓。

婚姻是扺達彼岸的橋樑,岸的兩旁和橋上的景觀是婚姻的生活景緻。彼岸是何方?婚姻的彼岸是愛,是生命。生命在婚姻中燃燒,是「煉」。

第三,戴眼鏡是為了視覺好,但眼鏡(或視覺)之好否不是重點。視野/人生各景緻才是戴眼鏡的目的。

同樣的,活出上帝在你生命中的心意才是目的。

第四,婚姻也像是鞋師製鞋。製鞋是為把鞋製成。成品是鞋子。但製鞋的過程一樣重要。製鞋時每一刀每一線的過程都是鞋匠生命的彰顯,皮革怎麼裁怎麼切,線如何縫如何紉,鞋底該如何墊如何車,每一步驟都表現鞋匠的風格和個性。而且,每一雙鞋子的製作不是在重覆上一次的經驗,每一個經驗都是新的。新的鞋子可以有新體驗,新的體驗亦不是與舊體驗斷裂,而是增添、修正、補充、豐富,鞋匠隨著經驗而成長,鞋子隨著鞋匠而獨特。

鞋子不是唯一目的,過程和成品也不完全都是。或說,沒有製鞋的目的,不會有製鞋的行動,但製鞋的行動乃鞋匠生命的延展。製鞋的過程而展現生命不是目的,但為了鞋子,就生命的展現、過程的豐富和鞋子之成品都有了。

後記:生命是奧秘,婚姻是奧秘。生命的過程不是目的,生命的未來也不是。但若沒有生命之未來的盼望(那本身是個奧秘),也就沒有過程,亦沒有過程中的學習和改變、改變和成長。有了未來盼望,就未來和過程都有了。或說就連生命的真實都有了,因為未來已經在現在之過程中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