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謝與答覆Benjamin Wu閣下

謝謝Benjamin Wu對本人上一則他本人的部落格上作出回應,實在有很多的學習,但也因此更肯定了我對神的義和信實,以及耶穌基督的義和信實的理解。為方便進一步澄清,茲先摘錄一小段Benjamin之文:

版主這段引文中,巴特主要在解釋「就是 神的義,因著信耶穌基督,毫無區別地臨到所有信的人。」(羅三22,《新譯本》)首先須理解,巴特對此一「信」的 認知,不是人的「相信」(believe)、「信靠」(trust)、「信心」(faith)或「信仰」(belief),而是上帝的「信 實」(faithfulness),亦即祂在耶穌基督裡的信實(seine Treue in Jesus Christus)。也正因此,版主引巴特文的第一句應翻為「The faithfulness of God [Die Treue Gottes] is His entering and abiding in the deepest human ambiguity and darkness.」

再者,究竟在何種意義下,耶穌基督能被理解為(如版主想強調的)人類可能性的「成全」或甚至「高峰」?

其實,雖然不懂德文,不過非常謝謝這一句"The faithfulness of God [Die Treue Gottes] is His entering and abiding in the deepest human ambiguity and darkness." 還好筆者一直就捉準巴特所釋「耶穌基督的信實」,而「非信耶穌基督」來理解。事實上,我更是完全認為上帝的信實和上帝的義是互換的觀念。

謝謝對於「成全」(fulfilment)或「成全者」之更正,茲引述:

因照巴特原義,沒有「成全」(die Erfüllung,fulfillment),只有「成全者」(der Erfüller,fulfiller)。

再比對筆者之論:

這一段話當然充滿他對自由神學中進步(progress)的概念的反諷,但同時也反映出那神為中心,反映出:是卑微、順服的基督,而非人的進步,才能作為 人之為人的極至。是順服以至於死。故此,他在說明了基督非天才、非英雄、非詩人、他只不過是奴隸–甚至甚麼都不是(total negation)後,吊詭的說他是He is the FULFILMENT of every possibility of HUMAN PROGRESS.

我理解「耶穌基督是人類進步的成全」時,欣賞和強調的是「吊詭」,因先突出巴特之點出卑微、順服、以及數個「非」(negation),吊詭的正是,巴特之透過耶穌基督之這些negating的生命,反諷了一切人類的努力和進步的意識(十九世紀和廿世紀初)。這一點沒錯。

巴特對耶穌基督的解讀也沒錯。我也同意他對人類進步思想的極度反對,針對當時而言是對的。但我覺得巴特的基督論裡,就以上所談的段落而言,的確是把含有基督是人類之能/該活出的極致的思想。何以如此說呢?

或許我的人類之極致不是十九世紀和廿世紀初的進化觀和樂觀主義,而是基於對創世紀和保羅思想的解讀,相信人的生命之極在於順服得生命,那是在創世紀第二、三章已揭示的,也是腓立比書二章所回應的。而耶穌在此景觀中,正是活出了至順服之生命,這也是人本該活於神前的樣式,孔子曰:「六十耳順」,耳順、心順以至順聖靈也!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