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仁者(一)

解讀撒下九章十章(初稿)


一.      九章一節起於大衛一句話:「掃羅家有剩下的人沒有?我要因約拿單的緣故向他施恩。」緊接於五、六、七、八章大衛先後攻取耶路撒冷城作為神的錫安城、扮演了祭司把約櫃從基列耶琳運來、獻議給神建殿而起而有神與他立約,以至宗教行政上都奠定了王國的地位與系統,其中又多處提到神與大衛同在,使他安靖,大衛王國可謂已名正言順毅立於列國中。然而,就在這時候,大衛便想起該是發恩的時刻了。早在前兩章,我們已提過他向神獻議建殿,也是一種向神報恩的心意,而這時他的心轉向對他有恩的人。彷如人在人生奮鬥的路上,勇往直衝,披荊斬莿,但路上偶有恩人貴人相助,但因身處非常時刻,刻不容緩,無暇顧及其他,直至功成名就了,便想起過去的恩人。

二.      這時大衛也一樣,想起掃羅家的約拿單。話說他與約拿單如生死之交,他曾答應為約拿單在他得國的時候,要為他存留燈火(撒上二十15, 42),也曾許諾掃羅不剪除他的後裔(撒上廿四21-22),爾今國家太平了,便遵守自己的諾言照料約拿單的後裔。於是打聽是否仍有其人。

三.      有人對這段經文作出政治味的詮釋,認為大衛雖今已安靖,卻仍然不忘前朝的威脅,認為畢竟北方各族對大衛的統治仍是有保留的,所以大衛始終必須留意是否仍有掃羅的後人倒戈把他推翻。但如果以此心來讀大衛的作為,不免抹殺了他的人格,更是把他與約拿單的情誼與立約降格,且把這一章三番四次提到大衛表示要以神的慈愛(hesed)待米非波設的情操降格了。神的慈愛是不變的、信實的愛,以此愛來待人乃是最高操的情意,若把此愛也意識型態化,則是完全不尊重作者的意思,也是把大衛的人格降低了。我們可以仔細研究大衛生命及其處境的複雜性,但若把太多的閱讀的意識型能強加於經文中,則破壞了經文的原意。

四.      話說這米非波設,他不但沒有產業,還寄人籬下,而且兩腿都是瘸的。對比於他祖掃羅之顯赫,真是天淵之別。他在大衛面前表現得極其卑微,目的不詳,是因不敢得罪大衛,或是因為自己瘸腿之故,還是因心懷不平,把其祖失去王位之因歸咎於大衛,或為暗示他對大衛完全沒有威脅力,我們無法從經文得知;但後來洗巴在大衛面前污蔑他恩將仇報,說他自稱「以色列人今日(大衛被押沙龍追殺之日)必將我父的國歸我。」他後來有機會在大衛面前表達清白。

五.      至於洗巴,有學者推測他或許一早侵佔了原屬米非波設的地。大衛找來米非波設以後,便把掃羅的田地歸還給他並召來洗巴來服侍他主人的兒子──米非波設,他原是掃羅的管家。

六.      第六章說到大衛另一件為人信實之處,這一次是對外族人。話說大衛曾受恩於亞捫王拿轄,受到拿轄的厚待。如今拿轄過世,大衛便差人來表示哀悼慰問。他說:「我要照哈嫩的父親拿轄厚待我的恩典,厚待哈嫩。」結果哈嫩竟聽信手下的話而故意扭曲了大衛善意,公然羞辱了大衛的臣僕,割斷他們下半截的衣服,使他們露出下體。這分明是挑釁。

七.      哈嫩的手下為甚麼要如此揣測大衛的心意?認為大衛差人來安慰其實是來窺探。話說當時大衛極其強盛,第八章說到他如何擴張版圖。那裡沒有說到攻打亞捫人,故此有人認為那是因為記念當時亞捫王拿轄的恩典,所以不攻打亞捫。雖然如此,這拿轄一死,難免亞捫人各族長不無擔憂,害怕大衛派兵來滅他們。諷刺的是大衛的確並無此意。但因著這恐懼而有了假定,帶出他有此公然羞辱大衛臣僕之舉,戰事在所難免。

八.      有時候人與人相處便是如此,少了相知相惜;便產生諸如猜忌,不信任與防衛之心油然而生,以致產生不必要的敵意,最後是以破裂收場。

九.      哈嫩的手下或許也以為只要聯合亞蘭人四個城邦的王出兵(見第六節),或許可以除掉這軍事上的威脅,因此出此下策,不惜下流以激怒大衛。可惜錯在其動機本就錯誤;而又打錯算盤,無怪乎一敗塗地。

十.      最後是於亞蘭王哈大底謝的諸王,「見自己被以色列人打敗,就與以色列人和好,歸服他們。於是亞蘭人不敢再幫助亞捫人了。」這後來奠定了所羅門王朝的根基。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