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仁者(三)

放手的禱告

 

經文:撒母耳記下十二章1-25

 

談到放手的禱告,聯想到大衛喪子事件。

 

話說大衛欲佔拔士巴為己有,故特設下計謀叫軍中將領把拔士巴之夫烏利亞派往前線,行借刀殺人之惡謀。奸計得逞之後,大衛將拔士巴納為己有。這事叫耶和華神非常不悅。不久,拔士巴懷了大衛的骨肉,但他這是也犯罪而得的孩子。這事得罪了耶和華,祂便差了先知拿單來見大衛,用比喻叫他明白自己的罪,久受罪疚折磨的大衛(參詩廿二、五一)即時認罪。但由於他這事叫祂的仇敵(撒但)大得褻瀆的機會(撒下十二14),耶和華說他的兒子必要死。

 

    今天要來思想的「放手的禱告」便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出現的。話說拿單向大衛說出耶和華的審判之後,大衛的兒子便得了重病,大衛極其難過,「為這孩子懇求神,而且禁食,進入內室,終夜躺在地上」,經文更生動形容到當他的臣僕來扶他起來時,「他卻不肯起來,也不同他們吃飯。」

 

    這一段經文,有幾處是值得我們思想的:耶和華為何取走大衛孩子的性命?為何大衛在孩子得重病沒死前憂愁在耶和華神面前懇求,孩子死後他卻欣然的起身沐浴、吃飯?神取走大衛兒子性命是否表示祂不赦免他的罪呢?

 

    先處理第一個問題:耶和華為何取走大衛孩子的性命?

 

    首先,耶和華叫大衛的兒子得病而死,最主要的原因,也是聖經要我們明白的原因是:由於他這事叫祂的仇敵(撒但)大得褻瀆的機會(撒下十二14)。從約伯記我們窺見一點天上的境界,在那裡撒但可以來到耶和華神的面前控告祂的僕人,越為神所愛,撒但越愛控告。爾今大衛真的是大大的犯了罪,這豈不是給撒但一個大好的機會控告嗎?試想像或許撒但會在耶和華神的面前如此說:你豈不是說大衛是合你心意的人嗎?看吧!這個合你心意的人不也和其他人,甚至那些不認識耶和華的人、那些認我為父的人一樣?撒但本就想拆耶和華神的台,這一來情勢大妙。的確,當我們犯罪時,我們是羞辱人神,撒但好像借我們的手括了神一個耳光。可見神的心是何等難受!然而神是公義的,祂也不能以有罪為無罪,似乎為了顯示祂的公義,大衛的刑罰是無可避免的。這樣說來,神是不自由的嗎?祂怎麼反被撒但的控告控制了呢?不是的,神只是不能違反自己的本性。

 

    其次,罪是有惡果的。我們從羅馬書六章廿三節看見保羅給罪下了一個結論:罪的功價乃是死。大衛犯罪的第一惡果是飽嘗心靈煎熬之苦,詩篇廿二、卅二及五十篇分別有他心靈生動的描述,他說:「我閉口不認罪的時候,因終日唉哼而骨頭枯乾,黑夜白日,你的手在我身上沉重;我的精液耗盡,如同夏天的枯草。」(卅二3-4)另外,他更在他人面前蒙羞。

 

    第二個問題是:為何大衛在孩子得重病沒死前憂愁在耶和華神面前懇求,孩子死後他卻欣然的起身沐浴、吃飯?

 

    我要大家留意到耶和華神先是叫他兒子得重病,大衛因此「為這孩子懇求神,而且禁食,進入內室,終夜躺在地上。」他非常難過,以至「他家中的老臣來到他旁邊,要把他從地上扶起來;他卻不肯起來,也不同他們一起吃飯」,他一直躺在那裡,也沒吃飯,相信也沒沐浴,也沒換衣裳,(比較廿二節),直「到了第七日,孩子死了」以後,他才「從地上起來,沐浴,抹膏,換了衣裳,進耶和華的殿敬拜,然後回宮,吩咐人擺飯,他便喫了。」

 

    前面的部份──大衛在孩子得重病沒死前,憂愁在耶和華神面前大力懇求,這一點我們大多能明白。大衛既深愛兒子,必不希望失去這兒子,但他也明白這孩子得病是出於耶和華的旨意。祂已經藉著先知拿單向他明言。然而大衛也想,神是信實滿有憐憫又喜愛施恩於人的,他若懇切求神,或許祂開恩施展大能的手醫治孩子也說不定。

 

    在這方面,我們有些人也像大衛,也會如此懇求,也有如此信心。沒錯,這是信心,這是捉住神的手、搖動祂的手,纏住祂乞求恩惠的信心。我們當有些人或許連這樣的信心也沒有,我們不瞭解神好憐憫的性情,不瞭解祂願意且喜愛我們求祂,願意為祂所愛的人轉變心意,喜愛人憂傷痛的心,祂不會因人向祂呼求而痛責人。大衛瞭解,所以他懇切、賴著不走的求神。這與前面所說罪叫撒但有機會在神控訴人,以及罪帶來的自然後果並不是衝突的。一方向我們認識到罪背後的影響,另一方面,我們更是體認到真正的主權在神手中,也體認到神的恩慈憐憫。我們一方面明白罪的後果,一方向求憐憫,但主權在神手中。我們無權決定神如何,但我們知道神的公義和忿怒,但不會因此影響我們對神的信靠。神忿怒乃因為惡事,但神是慈愛的神不會因為祂審判罪而消失。正如我們在不懂事的時候,以為爸爸因為我們做錯事而責備我們,便以為爸爸不愛不疼我們,但慢慢地如果爸爸每一次責備後都讓我們明白其原因,且再一次向我們肯定祂的愛,我們便不會因受責備而我們看不見或懷疑神的愛。

 

    基於這一點,大衛向神懇求了七畫夜。

 

    基於這一種懇切的禱告,我們才能明白他後來起身沐浴的反應;或說有了前面懇切禱告的基礎,才使後來的反應呈現一種與神關係的深度,一種屬靈的深度。這正是回應我們第三個問題:為何大衛在孩子得重病沒死前憂愁在耶和華神面前懇求,孩子死後他卻欣然的起身沐浴、吃飯?

 

    大衛在神面前祈求,最後答案是:孩子死了。神給他的答案是,孩子必須要死;神原本的定意不會改變。(但神後來要再賜福於他,賜給他另一個孩子:所羅門)。大衛的禱告是求神使孩子得醫治,若神應允他,那孩子便必然活過來,若不然,神也回答了他,即他所求的不蒙應允。七日的禱告,目的非常清楚,即是叫孩子得活;如今孩子死了,答案也很清楚。神回答了!

 

    是的,對大衛而言,神回答了。既然神已回答,他便不必再糾纏了。所以他歡歡喜喜的起身沐浴、換衣、吃飯。明白了,便放手。明白了,就不必再停留在憂傷裡。未明白時,或許與神有一段時間的摔跤,經歷心靈的黑夜;既明白了,便彷彿白畫來到。七日的禱告,經歷了一段完整轉化的日子。心靈既已轉了出來,就不在停留於執著中,神的心意既明白,就放開手了。

 

    有許多時候,我們的問題是不懂得放手,我們不滿意禱告得來的答案。在求告的過程中,事情未明朗的時候,糾纏哀求是有意義的;事情既明朗了,神的心意已知道了,再糾纏便是不體貼的心意,便是不順服、不信靠神、不成熟的表現。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