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西神學有感(二)

「男兒當自強」、「中華當自強」,其語彙隨根植於《易傳.大象.乾》之「君子以自強不息」,其語境卻非。「男兒」乎!「中華」乎!皆或長於自卑心,或發奮心,是知恥而勇,還不是君子之勇,卻是個起步。皆因從十九世紀列強在中國各佔一隅,清末民初之際,中華病夫醒覺本身之外強中乾。

這種「衝激—回應」型態的變象心態會不但以不同型態出現,是自卑的魔化和充權,今天人所謂中國再興民族主義,也會走進這一類意義型態裡,極端者是仇他的,輕微者則是人有我有、其「自我卻模糊」的膺品。

華人神學、中華神學、中國神學、華人本色神學、處境神學,如果也是這種人有我有的產品,必然不知所謂,標新立異、言之無物。雖今日全球神學界似乎開始響起一股聲音,即所有神學都是帶有前置詞的,都有其歷史地域和處境的局限性,不但「中華」、「中國」、「本色」、「處境」是前置詞,還該加上「西方」、「歐陸」、「北美」、「南美」、「非洲」以及其他更細之分化。不說分化的問題,而是談到這樣的契機對中華神學有何意涵?

其實,契機與否,有契機為神學人提供了空間,卻不是「順風車」「搭便車」式的神學建構,似乎說:哈哈!現在我也能明正言順地建構一套有別於別人、別家的神學了。

中華神學的使命要遠超於此。這要待下回再分解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