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學教育:自學與師徒制能否比現有制度更佳

二零零二至靈六年教了四年神學,對神學教育還不敢說有甚麼心得。但幾年中不無疑惑,加上當年自己第一次讀神學時,對於一科一科的學習制度不無疑惑。就像我自己,教的是系統神學、神學導論、基督教倫理學、世界宗教,說真的,每一個範疇都是很博大深廣,但同樣每一科都是皮毛的教導,也是皮毛的學習。而自己深覺可惜的是,由於我不是所謂聖經研究出身,故此也輪不到我來教聖經科目。我也覺得,要深入聖經研究這一行,我還在專業上差得遠了。


然而,我一生中學習得最多和最好的,大概說起來有兩方面,一是自己朝有興趣的書籍文章中鑽,其次是大學期間受一個基督徒導師的影響,在他的查經班,以及住在一起時,一班弟兄幾乎每天宵夜以及其他時間的深聊談心,以及老師在這些時間中把他正閱讀的書籍文章消化了和我們分享。他也用自設的獎學金激勵我們閱讀。


整合兩種學習方式,我想就是一種自學和導師(師徒制)的結合。但一個神學生的栽培,或一個將來牧者的裁培,面對教會會眾各種的需要,以及教會領導層對教牧的專業和各種能力的評估期望,要按市場需要「交貨」嗎?這不是容易答的問題,因為市場即是實際的人,不論其期待是否帶有錯誤的前題或出於不成熟甚至扭曲的神學,仍是會眾,仍是上帝所欲託付於牧者的受眾羊群。其次,受裁培的人本身,面對五花八門的世界,以為來神學院乃是要學得十八般武藝,這為其一,加上自己看見各學科所展現的,可能也是蠢蠢欲動,都想學上手。不然就是,只求快快的把學分修足就算了。如何能甘於在一人門下學習!


其實在一人門下有個好處,讓對方傾囊相授,自己則專心以學,學習者從自己的疑問出發,教授者從因材施教以及提供學習的框架。神學院另提供一些專門的語言學習等等。還有較深入的科目則必須經過面試,合格者才能修習。意即學員之生命和思想水平達到標準後才能修進深之科目。當然,這些都不容易,只是一點點反省!


有興趣者可以閱讀:

Ellen T. Charry, “Whatever Happened to the Wisdom of God?"The Princeton Theological Review Volume XI, Number 2, 2005, 4-8.


以該期刊中其他文章


廣告

2 thoughts on “神學教育:自學與師徒制能否比現有制度更佳

  1. 我想,当一个教牧推荐一个人进入神学院前,他其实可以先进行一些个人师徒制,要求那人在自己的教导下读些书,并参与一些事奉的学习。这当然要花费许多时间与精神,但对一个人的栽培却是重要的。

    喜歡

  2. 你說的是,這種mentorship之樹立,就像耶穌裁培十二門徒一樣。但今天教牧可能太分身了。要捉緊這主線,作為最優先的事奉,才能不至被其他事物分散了注意力。

    但這還是沒有直接解決神學科目分工的矛盾,說矛盾可能是想不到出路。

    喜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