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新闻在线》- 中道政治与洋务运动

文摘錄自作者/黄进发专栏《独立新闻在线》- 中道政治与洋务运动

特喜愛其中跨族群思維層面之論述。

华教运动要怎么跨族群

在 308之后,“跨族群”(中道政治的别名)已经变成政治正确,没有一个华教团体或华团会反对“跨族群”。我们也必须肯定个别团体在这方面的努力,包括“华 总20年行动方略”招揽非华语社群的学者专家、社运人士为国献策,隆雪华堂和林连玉基金与马来文教团体联手为巴登赈灾,隆雪华堂“公民社会奖”全数颁给非 华语社群的团体与个人。然而,整体上,华社特别是华教运动到底走了多远?连非华教出身的杜乾焕博士(右图)领导林连玉基金都面对血统不纯正的质疑,华教运 动要怎么跨族群?

我不禁想起清末的“洋务运动”。1861年,鸦片战争之后的清朝统治阶层看到了“师夷长技以制夷”的重要性,发展科技、工 业、教育,企图通过现代化让中国富强起来。然而,34年后,这场运动却以作为其最主要成果的北洋舰队在甲午海战中全军覆灭告终。战胜者日本的现代化运动 “明治维新”比中国的“洋务运动”迟六年起步,为什么能够迎头赶上?

因为前者不仅引进西方的技术,同时引进了西方的典章制度,改革了日本原来的封建社会;而后者却始终相信“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看不到西方的船坚炮利不仅仅是技术层面的成功,而是政治与社会体制优越性的成果。

“跨族群”的技术和思维层面

和洋务运动一样,“跨族群”一样可以有技术和思维层面两个层次。

在 技术型的“跨族群”思考下,华文教育仍然是民族教育,利害相关者(stakeholders)自然就是华社,而华文教育的生存与发展就系于华社对华文教育 的支持。“跨族群”的“用”是在这个基础上争取其他族群对华文教育的谅解与支持,并支持亲华文教育的政党或政治领袖上台,换取对华教友善的环境。在这样的 思考下,林连玉是华教的伟人,不数典忘祖就要确保20年后华校学生仍然知道他的贡献,会在华教节时去献花。

思维性的“跨族群”思考是完全不 同一回事。华文教育在马来西亚的存亡,不系于华社是否支持,而是系于整体马来西亚社会(包括非华人、不受华文教育者)能否受惠于华文教育/多语教育并看到 其贡献。林连玉精神能不能延续,不在于华人子弟能不能感念他的奋斗和牺牲,而在于马来西亚人能不能从他的抗争中吸取精神的养分,如马丁路德金之于美国人乃 至全世界的弱势者。

这样的思考很容易招来批评:当华人都不爱华文教育、纪念林连玉的时候,你要怎样让别人来爱华文教育、纪念林连玉?为什么 我们不能转过来这样想:如果连非华人都能够爱华文教育、纪念林连玉时,难道华人不会自然地更爱华文教育、纪念林连玉吗?因此,这不是一个华人、非华人孰先 孰后的问题,而是我们到底有没有自信让非华人相信——不是在选举季节——华文教育对马来西亚(尤其是非华人、不谙华文者)有利? 如果没有,那么我们的华教运动,当然必须是自保运动,而“跨族群”就仅仅是不同利益团体的权益性联盟,不能动摇“族”本。

以“跨族群”为“体”

以 “跨族群”为“体”,不代表华教运动要抛弃华人,就像行动党不必抛弃华人和回教党不必抛弃马来人一样。今天华教运动的挑战是怎样带领原来的基层群众认识到 “跨族群”的“体”。这当然不是容易事:回教党的许多基层还是对党支持基督徒使用阿拉有所保留;行动党的中央代表对林冠英的“中道马来西亚”也兴致缺缺, 变成秘书长“自得其乐”。然而,如果回教党和行动党都能够不顾基层的惰性走出“舒适区”,华教运动为什么还不能够?

詳文請閱:
《独立新闻在线》- 中道政治与洋务运动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