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議題舊約篇(五)

所多瑪非因同性戀而是心高氣傲之罪?

所多瑪的罪到底是否是同性戀的罪呢?包士偉指證,在舊約裡所多瑪的名字出現之處(申廿九23;卅二32;賽三9;十三19;耶廿三14;四九18;五十40;哀四6;結十六46-48;摩四11;亞二9;太十15;路十七29;羅九29;彼後二6;猶7),沒有一處指的是同性戀的罪。[1]我以下將針對以西結書作出討論。

「可憎的」一詞在以西結書總共出現了49次。甚麼原因使以西結一再強調這一點?學者對於以西結書成書日期的爭議是難免的,其中一說指先知以西結之事奉有可能從猶大國末年至被擄巴比倫時期,也有指此書甚至是回歸時方完成最後的編修。無論如何,這一切無礙於肯定猶太人被擄巴比倫仍是經文的關注,即是針對為何被擄所作的神學反省。[2]

以西結書作為被擄後的經文,對於猶大國以被擄作出深切的神學反省。以西結以婚姻作為隱喻和類比,比喻耶路撒冷(猶大)對上帝的不忠。第十六章裡提到所多瑪和撒瑪利亞時,都是按這樣的隱喻和類比的意涵來反映猶大如何與鄰國結盟,倚靠他國的勢力,而不專心倚靠上主,藉此指猶大的不忠,就如一個不忠的妻子一樣。這類的父權中心的語言在當時近東是普遍的。而以陰性名詞來稱呼城市更使上主為男(神)之作為丈夫,而城市則為配偶的比喻配合得天衣無縫。[3]這樣的修辭,重點是要強調作為妻子的城市,而此處所指即猶大(耶路撒冷)的不忠。所羅瑪和撒瑪利亞正是這一組隱喻裡用以作為對比的,為了要突顯耶路撒冷的不堪和罪有應得。

現在,讓我們看看包士偉對於以西結書十六之經文的詮釋。他認為所多瑪與同性戀之罪無關,反而是與驕傲之罪有關。比如說,他舉以西結十六48-49為例,經文說:「主耶和華說:我指著我的永生起誓,你妹妹所多瑪與她的眾女尚未行你和你眾女所行的事。看哪,你妹妹所多瑪的罪孽是這樣:她和她的眾女都心驕氣傲(gāʾôn),糧食飽足,大享安逸,並沒有扶助困苦和窮乏人的手。」他辯述,所羅瑪在許多經文確實象徵種種惡,但沒有一處用來指同性戀。

讓我們追溯這段話之上文,[4]來檢驗包士偉的論點到:到底所多瑪罪在心高氣傲還是同性戀。問題是「心高氣傲」意謂甚麼?「心高氣傲」的罪和上述討論的「可憎的」(包括同性戀)是否可能相關呢?兩者不一定是二選一的非彼故此。以西結書十六章一開始提到耶和華的話臨到先知。首先是責備耶路撒冷,說:「你要使耶路撒冷知道她那些可憎之事;你要說:『主耶和華對耶路撒冷如此說:你根本,你出世,是在迦南地;你父親是亞摩利人,你母親是赫人』」(十六2-3)。經文漸漸進入愛情與盟誓的隱喻。到十五節,責備臨到耶路撒冷說:「只是你仗著自己的美貌,又因你的名聲就行邪淫。你縱情淫亂,使過路的任意而行。」接著行淫(留意其政治含意──故非純為字意之淫亂)的意象和隱喻一直往下發展,[5]至卅六節提到:「主耶和華如此說:因你的污穢傾洩了,你與你所愛的行淫露出下體。又因你拜一切可憎的偶像,流兒女的血獻給他」。經文和利未記十八至廿章所載聖潔法典的精神有平行之含意。我們也留意到:淫行、拜偶像等與「可憎的」一詞並列。然後,耶和華上帝拿耶路撒冷來和所多瑪比較。四十四至四十七節說:

凡說俗語的必用俗語攻擊你說:母親怎樣,女兒也怎樣。你正是你母親的女兒,厭棄丈夫和兒女;你是你姐妹的姐妹,厭棄丈夫和兒女。你母親是赫人,你父親是亞摩利人。你的姐姐是撒馬利亞,她和她的眾住在你左邊;你的妹妹所多瑪,她和她的眾女住在你右邊。你沒有效法她們的行為,也沒有照她們可憎的事去做,你以那為小事,你一切所行的倒比她們更壞。

即是說有其母必有其女,而且變本加厲。經文裡,所多瑪和撒馬利亞,以及赫人和亞摩利人是迦南人,而迦南原是挪亞的兒子含的後代。在以色列人經文傳統之傳遞下,在文本互涉的閱讀中,我們或許可以想像,耶路撒冷所變本加厲去行的,即那可憎的事,正是利未記十八和廿章所陳列的亂倫、姦淫和把女兒獻作拜偶像之用的罪。性罪和拜偶像、隨從異教的宗教習俗,是經文所要強調的,關鍵的問題也正是我們前面所提到的摻雜。與所多瑪和撒馬利亞對比,是作者的以史借鑑的警剔的修辭手法。

單從以西結十六章,我們看見先知書慣常使用的修辭技巧,即集政治外交、宗教信仰和性愛之種種意象於文字中交錯出現。首先論到政治外交,經文提到「你也和你鄰邦放縱情慾的埃及人行淫」(十六26)、「你因貪色無厭,又與亞述人行淫,與他們行淫之後,仍不滿意。並且多行淫亂直到那貿易之地,就是迦勒底,你仍不滿意」(十六28-29)。實質談到的是以色列人一而再的與鄰邦結盟,但在先知筆下,用以描寫的卻是情色的字眼。

以西結書十六章50-52節說:「她們(所多瑪和她的眾女)狂傲,在我面前行可憎的事,我看見便將她們除掉。撒馬利亞沒有犯你一半的罪,你行可憎的事比她更多,使你的姐妹因你所行一切可憎的事倒顯為義。你既斷定你姐妹為義,就要擔當自己的羞辱。因你所犯的罪比她們更為可憎,她們就比你更顯為義。你既使你的姐妹顯為義,你就要抱愧,擔當自己的羞辱。」到底所多瑪為何可憎呢?為甚麼耶路撒冷比她更可憎呢?除了她們所行的之外──姦淫與拜偶像,是否那根本的態度才是呢?即經文裡所提的「心高氣傲」或「狂傲」。有沒有可能兩者皆對,或許有因果關係呢?

「心高氣傲」一詞原文是gāʾôn。此字出現於以賽亞書十四章,經文本是對巴比倫所作的宣告。其中11-15節(比較以西結書廿八)說:

你的威勢(gāʾôn)和你琴瑟的聲音都下到陰間。你下鋪的是蟲,上蓋的是蛆。明亮之星(hêlēl),早晨之子啊,你何竟從天墜落?你這攻敗列國的何竟被砍倒在地上?你心裡曾說:我要升到天上;我要高舉我的寶座在神眾星以上;我要坐在聚會的山上,在北方的極處。我要升到高雲之上;我要與至上者同等。 然而,你必墜落陰間,到坑中極深之處。

經文提到巴比倫的「威勢」要被貶到陰間。這巴比倫就是那明亮之星,是英王欽定本(KJV)譯為路西弗(Lucifer)者。新約正典裡,路十18是其中有助於強化這觀念於基督教傳統的。經文說:「耶穌對他們說:我曾看見撒但從天上墜落,像閃電一樣。」耶穌有可能引用的是以賽亞書十四章的經文,但他卻指涉撒但為那從天空墜落者。[6]箴言十四18:「驕傲在敗壞以先;狂心在跌倒之前。」

綜合以上所論,我們可以接納包士偉所強調的──所多瑪問題出在「驕傲」,但也不必排除她的問題亦在於性的罪,而從以色列民有史以來在文化宗教身份上的掙扎來看,其中不能摻雜異教和其中的宗教習俗,包括同性戀的禁令,是合情合理的。然而,驕傲的態度──「仗著自己的美貌」和「名聲」(十六15;另參十六10-14)──如果助長了以色列民與異教混雜,便應該認同包士偉這方面的見解是對的;然而責備以色列民或所多瑪之罪是驕傲,不排除那背後也包含對同性戀等性罪。

然而,如果我們回到以西結使用隱喻和類比作為修辭的初衷,可以說他的目的是要強調耶路撒冷(猶大)的不忠。而其不忠,在於她的驕傲,自恃「美貌」而「名聲」可以有實力和其他邦國結盟,輕忽自己的身份,忘切自己已許配給上主。這正是背後最重要的含意。

行文至此,本章嘗試透過處理創十九、利十八和廿、申廿三、結十六等主要經文,大致上帶出以上的結論,上帝並不喜悅同性戀的罪,也不喜悅驕傲的罪──不把上帝看在眼裡、任意而行,以至背棄和上帝所立的盟約。罪當然是問題,但罪本是創世記第三章以後之神學敘事的根本母題,也是新約神學的核心,但這和上文從以西結書釋出的罪,要有細心的分野。在此我要進一步把同性戀放在創世記一至三的經文脈絡下討論。第三章是關鍵,第一、二章遙遙與啟示錄最後兩章之新天新地相呼應,而從創三至啟二十,說的是現實世界中基督降世前與後的時間。這一點對於我們的同志牧養神學深具意義,也是孕育出本書最後一章的神學根基。

[1] Boswell, Christianity, Social Tolerance, and Homosexuality, 94; 伏斯尼甚至認為猶大書所提也不是同性戀,參Furnish, “The Bible and Homosexulaity: Readings the Texts in Context,” 19–20; 李熾昌, “〈從聖經詮釋到同性戀課題之討論〉,,” 《跨越圍牆、接納差異--性傾向歧視立法對基督徒的挑戰》, 香港基督徒協會資料庫, 06年5 2006, 頁7–8, about:home.。

[2] 參 George Arthur Buttrick, ed., The Interpreter’s Bible, Vol. 6: Lamentations, Ezekiel, Daniel, Twelve Prophets (New York: Abingdon Press, 1955), 41–66中阿爾仁(E. L. Allen)的導論。

[3] Brian Neil Peterson, Ezekiel in Context: Ezekiel’s Message Understood in Its Historical Setting of Covenant Curses and Ancient Near Eastern Mythological Motifs (Wipf and Stock Publishers, 2012), 195–201.

[4] 阿爾仁為此章命名為「不忠的妻子」Buttrick, The Interpreter’s Bible, Vol. 6, 64.

[5] 即使韋約翰也說:「以西結說的並非性罪。反之,他用性罪作為比喻,用來象徵以色列人對神不忠,依賴政治和軍事上的結盟,而不信靠神。不過,在這個比喻裡面,他似乎也附指出在性關係上的不忠會得到相應的懲罰。 韋約翰(John White), 《還我本性》, 325第三章註5.

[6] 有關撒旦的角色之演變,參Walter Wink, Unmasking the Powers: The Invisible Forces That Determine Human Existence, The Powers v.2 (Philadelphia: Fortress Press, 1986), 9–40.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