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議題舊約篇(四)

不可摻雜

回到利未記的經文,倪希能指出,聖潔法典(利十八22和廿13)對於男性之間的性接觸加以禁止,其背景是針對非以色列族的宗教習俗,但有關這些宗教習俗中的同性戀記錄卻是鳳毛麟爪、不無爭論性,要作出準確的描述頗為困難。被擄後的以色列族為要保持其獨特身份,其中一個策略便是強化早已存在於社會標準和禁忌,包括性行為、性別角色、有關閹割、異服、男同性性行為等禁制的行為,而界定性別角色的不只是單憑身體特徵而定的。此外,以色列對於男為主動、女為被動的性別角色,以致對男女的性交往上的理解,與其周遭的文化環境是一樣的。這是種以互動為定位的性別角色,但當時並沒性傾向這概念。兩個男人的性接觸被禁止,因為被動的那一方扮演了原屬女性的角色,以致羞辱了他男性的尊榮。[1]

若我們依照duan ﷽﷽﷽﷽﷽﷽﷽﷽米哥默的看法,這兩段經文乃屬於第八世紀的作品。

倪希能認為,利未記十八22和廿13裡頭所指同性性行為除了可能與異教風俗有關,也可能可以考慮另兩個可能,一是與維持群體生活的種種禁忌有關,另一是鞏固以色列的民族身份有關。[2]這因此也與所謂的不可摻雜之類的禁令有關。此外,禁止男扮女裝、女扮男裝(申廿二5)也屬此類。而且經文之警語也指那是「上帝所憎惡的」。文拉德(Gerhard von Rad)就這一節注釋道:「這一公式(『是耶和華所憎惡的』)暗示(背後蘊含)那些會危害耶和華宗教之純正的異教禁忌。」[3]異服也簡接意謂性別之混淆摻雜

倪希能指出,美索波大米亞和敘利亞敬拜女神所用的第三性別,即非男非女的那種角色,是完全不可接受的。這種禁忌,和上述各種禁忌一樣,重點就是摻雜混淆。倪氏認為那是文化身份的記號,而且認為那是後期的猶太人憎惡同性愛的原因。[4]事實上,這背後最要緊的象徵意義是分別為聖,歸上主為聖。歸聖之意,即是專專為特殊用途保留的,也因為專屬故神聖,只要有一點摻雜不純、不潔、不歸屬於此的動機和行動,都仿彿玷污了。

不過,這類的禁令有時也用在其他看似和性道德沒有多大關係的情況。利十九19提到:「不可叫你的牲畜與異類配合,不可用兩樣攙雜種種你的地,也不可用兩樣攙雜的料做衣服穿在身上」(另參十九20-25)。此外,「私生子也不可入耶和華的會。」[5]然而,所有相關禁令的主題是:不可摻雜

不可摻雜的神學母題非常重要,其背後所強調的是上帝與祂的子民所立的約,也反映了聖潔的觀念。利十一44說:「我是耶和華你們的上帝,所以你們要聖潔,因為我是聖潔的」。這乃是他們對施恩拯救他們的上帝的愛的回應,就是專一事奉祂。[6]溫漢默在其利未記釋經書裡,整理出有關聖潔的神學。他指出利未記裡有關潔淨與聖潔的層層關係。人、動物和物件可以分潔淨或不潔淨,那是一般的狀況。但潔淨的可以淪落為不潔淨,必須透過潔淨的儀式使它回恢復潔淨的境地。原本潔淨的或重獲潔淨的,可以聖化或分別為聖,而為聖潔的。聖潔的可方獻給上帝、事奉上帝。不潔淨的不能用來分別為聖,也不可以碰到聖潔的,不可相接觸。比如說分別為聖的拿細耳人不能碰觸不潔之物如屍體。不潔之物若只是一時不潔,潔淨之後便可以恢復正常;若是常久之不潔,好比不治之症如痲瘋病、血漏病,便被隔絕,成為社會的邊沿人。放在以色列民和上帝的關係上來看,他們已藉西乃山上的聖約從萬民中被分別為聖,就務必與列邦、與不潔分別出來,而所賜予他們的律法,便是使他們能活在這聖約底下的基本綱領。[7]

它也是我們詮釋羅馬書的鑰匙之一。「所以弟兄們,我以上帝的慈悲勸你們,將身體獻上,當作活祭,是聖潔的,是上帝所喜悅的;你們如此事奉,乃是理所當然的。」傳統上對於羅馬書一章裡所提到與同性戀相關的經文,必然論到罪的問題。不過,若按舊約以上所討論的,罪牽涉範圍很廣,而且牽涉文化、種族身份、宗教信仰的角度。但分別為聖這神學母題無疑可以幫助我們貫穿罪的含意,進而論到耶穌基督的福音。進入神學詮釋的範疇時,我們也必然面對,談論罪的終極目的,不停留在定罪,也是引到耶穌基督的救恩,所以論罪,必然是基督論式且同時是救恩論式的。同樣,論同性戀,其必然的結果是進入耶穌基督的救恩。

但有關保羅羅馬書神學的詮釋,必須留到新約經文的討論裡進行,然後又在神學詮釋的那一章作整合。不過,以下仍須再處理以色列

[1] Nissinen, Homoeroticism in the Biblical World, 44.

[2] Ibid., 41–42.

[3] Gerhard von Rad, Deuteronomy: A Commentary, 2nd Revised edition edition. (Philadelphia: Westminster John Knox Press, 1966), 141.

[4] Nissinen, Homoeroticism in the Biblical World, 43.

[5] 參ibid., 42.

[6] Wenham, The Book of Leviticus, 18, 251.

[7] 參ibid., 18–25; 另參Furnish, “The Bible and Homosexulaity: Readings the Texts in Context,” 20.同志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