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時代中的小人物──實存無力感

文:黃厚基

哈拿的等候:撒母耳

撒母耳記一開頭,說的是一個小故事。故事裡頭交織著幾個人物,一是暮年的以利,二是哈拿;在以利之下有他兩個兒子,在哈拿的背後則要引出整個皇朝的關鍵人物──撒母耳。赫赫大衛皇朝,卻始於小故事。故事裡說,哈拿因自己無子而心裡愁苦,在殿裡敬拜上帝,默默禱告,向上帝傾心吐意。

撒母耳記寫的是皇朝的歷史,但卻不是以描寫顯赫的家世開始,而是把焦點放在一個無子的婦人身上。在舊約,婦女不能生育是差恥的事。哈拿正是因為如此而覺得不能抬頭。按人看來,哈拿是不可能生孩子的了,是沒有出路的了,似乎耶和華的祝福也不在她身上。

以色列的等候:新秩序的來臨

其實,那時候的以色列也是一樣的沒有盼望,對內而言,代表耶和華同在的聖殿裡,老祭司以利年老昏沉,他的兩個兒子又輕忽祭司的職份,以至耶和華的言語稀少,不常有默示(撒下三1);對外則有非利士人的侵掠,甚至代表耶和華同在的約櫃也被擄了(撒下四)。

整個以色列都在等候耶和華神再來拯救他們,就像古時耶和華聽了以色列人在埃及的呼求而差遣摩西,像祂在以色列被欺凌的時候興起士師一樣,並沒有改變。然而,我們知道撒母耳記要交待的不止像耶和華以往拯救以色列民再一次拯救他們,而是一個新秩序的建立。這新秩序將取代舊的。

哈拿─以色列的縮影

以色列的等候都縮影在哈拿的等候上了。哈拿的故事,是等候的故事──象徵著以色列人的等候,等候大衛王的出現。如果上帝能叫哈拿的子宮展開,以色列的生命和前程也必然可以展開,在神沒有難成的事。

整個小人物和大時代的未來,都在這等候中聚焦了。在等候中,哈拿在神面前禱告,敬拜上帝,求告上帝,並且「許願說:『萬軍之耶和華啊,你若垂顧婢女的苦情,眷念不忘婢女,賜我一個兒子,我必使他終身歸與耶和華,不用剃頭刀剃他的頭。』(撒上一11)這一許願沒想到便和整個以色列國的命運結合了。我們能不能說上帝一早設計了哈拿不懷孕的局以至她必有如此禱告,以至後來有撒母耳的出現,進而產生了大衛的膏立呢?(舊約律法規定猶太人,若向耶和華許願便必須還願;參:民三十2;申二十三21-22等)

大時代中的小人物──盡性立命

面對大時代,我們大部份人都只是小人物一個。是否我們人人都像哈拿禱告、懷孕生撒母耳一樣扭轉乾坤。撒母耳記作者以史家的眼光,給整件事賦予意義,把哈拿的禱告鑲進以色列史,鑲進上帝的作為裡,使我們看見上帝的主權,上帝如何掌管理歷史。但我們不該忘記,上帝本意並不要以色列立王(見撒母耳記下文),這中間似乎給我們看見上帝心意的扭轉。怎麼扭轉的呢?當然,以色列人的心意是其一,撒母耳本人也是個轉介點,再往前推就是哈拿的禱告。我們或許會問,若沒有哈拿的禱告,就沒有撒母耳的出現,更沒有後來膏抹掃羅,立大衛的事。上帝早知道以色列人會求祂立王嗎?祂早知道哈拿會禱告嗎?早預備賜一子予她嗎?早知道撒母耳將於以色列史中所扮演的角色嗎?早知道事情必如此發展嗎?祂說有就有,命立就立;這是上帝之主權和全能之一面。但上帝的主權就必廢掉人的自主性嗎?

 

問題思考

活在一個數碼資訊時代、一個工具性時代、一個個人價值商業化的年代,你會不會覺得自己可有可無?

市場、職場使人便成工具,如何重尋一幅有意義而完整的生命圖畫?

政局紛亂,行政程序失效,軟性霸權悄悄潛入,你根本改變不了甚麼?你如何勝過內心的無力感呢?

宣告上帝的主權是否有意義呢?如何突破這思想的桎梏呢?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