悔改之途

經文:詩五十一篇

引言

但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著能力。上一次和大家分享到,活在廿一世紀,有甚麼是我們的青年不可或缺的呢?被聖靈充滿的經驗──心靈更新的力量,要常常的被聖靈充滿──這乃是我們地圖上的支點。被聖靈充滿,這是心靈地圖的一面;但我們必須進一步明白到,若是沒有悔改的心和經歷,聖靈充滿的經驗可以是偽造的。

大衛心靈的秘密

詩篇五十一篇是許多基督徒熟得幾乎會背的經文,也是許多基督徒甚感共嗚的一首詩,其實這首詩透漏的是大衛心靈裡的一個秘密。有人說大多數成年人都有許多心靈的秘密,那些秘密甚至連身邊最親近的人都不知道的。為甚麼會那樣呢?年青時,我們有許多的憧景,勇於作夢、勇於嘗試。慢慢的,我們許多的嘗試都落空,更甚者,我們發現自己內心的醜陋,許多該作的事沒有作,該愛的人沒有愛;不該作的事卻作了,不該愛的人卻愛了;不該愛的事物也愛了。心中推積了許多的內疚和罪惡感、挫敗感。人心是很奇妙的,當我們藏著這許多生命的陰暗面時,便不會勇敢積極的愛生命、愛自己、愛別人,我們會覺得自己這樣做會很假。漸漸的,我們不會對自己、對別人那麼樂觀,所謂對主的信心,總是覺得有點不對勁,平衡不來。好像要繼續來信靠主,得主的恩典是很不應該的,很「衰」似的。我們的心靈裡承載著許多的秘密。

大衛也一樣,他的秘密是甚麼呢?

話說大衛的國安定了,只是還有些與亞捫人的戰事還在進行,不過他已不再上戰場,不再是為以色列人戰爭的統領。所以在戰事如火如荼時,他仍住在耶路撒冷。從他出道以來,經歷了許多流放的時子,出生入死,戰事連連,他沒有停息過。而且自從耶和華差撒母耳膏他以來,他都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正的事,是合神心意的人。耶和華也常與他同在,也使他戰無不勝,並且與他立永約,叫他的國永遠堅立。

可是現在他卻「仍住在耶路撒冷」,太陽平西才起床,好像沒有甚麼事要完成似的。太清閑了,太鬆懈了。鬥志沒有了。有點像中年危機:該完成的學位完成了,該結的婚結了,該生的孩子生了,該升的職升了,該買該換的樓買了換了,該養大的孩子養大了。突然間前面要奮鬥的目標消失了,太清閑了、太鬆懈了、太失落了。

大衛是如此。清閑得他可以在王宮的平頂上散步。結果他看見了一個漂亮的婦人,他有充份的時間,也有足夠的權力,沒有人會過問他,他有強烈的慾望──一種失落而來的慾望,一種罪的原始慾望。於是,他差人打聽,差人去她家,把她接來,與她同房,送她回家。整個過程非常迅速,沒有內心的掙扎,沒有對話,沒有甜言蜜語,沒有愛的表達,只有行動。

從頭到尾,拔士巴沒有出聲,只在後來她懷孕了,她打發人去告訴大衛一句話,「我懷孕了。」這短短的一句話,雖然短,卻是非常震憾。大衛向來都是能掌握一切的人,他能多次叫自己免於殺人的罪,多次放過掃羅的命。直到他登上王位,更是大權在握。諷刺的是,就是在他大掌在握的時候,他因權力而跌倒。就是這一次,他失控了;就是拔士巴的這一句話,使他的天平失去平衡了。

但是他還是想掌握一切。他設計了一個天衣無縫的計劃。由於拔士巴的先生烏利亞在前線打仗,他打發人去叫他回來,照理他這一刻最不想見的是烏利亞,但他大掌在握,想怎麼樣就怎麼樣,他也自侍可以把事情了無痕跡的處理了。見了面,他還向烏利亞問安,又問了約押的安,士兵的安。他竟然還以向烏利亞問安!

然後,他打發烏利亞回去。這才是他的目的,結果這外族人烏利亞比他還更算為義,他並沒有回家,他說:「約櫃和以色列,與猶大兵,都住在裡;我主約柙和我主的僕人,都在田野安營,我豈可回家吃喝,與妻子同寢呢?我不敢在王面前起誓;我決不行這事。」大衛奸計無法得逞,惟有另出計謀,最後是把烏利亞差打最前線,在戰事最激烈之處,聖經說:「要派烏利亞前進,到陣勢極險之處,你們便退後,使他被殺。」

行了這事以後,他並沒有馬上認罪。這便成了大衛心靈的秘密。

Image result for david and nathan

認罪之途──誠實的心(3-6節)

誠如他在另一篇詩篇裡說:「我閉口不認罪的時候,因終日唉啍而骨頭枯乾。黑夜白畫,你的手在我身上沉重;我的精液耗盡,如同夏天的乾草(卅二3-4)。」大衛心裡頭藏著這個秘密,他活得並不快樂。喔,神的手在他身上,乃是叫他來回轉。他的心不得釋放,直到神遣拿單來向他進諫,大衛便在神面前認罪悔改,他深深的知道自己的罪,他說:「我知道我的過犯,我的罪常在我面前。」弟兄姊妹,我們要感謝神,我們若犯罪,神的靈必擔憂,在我們心裡如同神沉重的手壓在我們心上。在悔改的路途上,透過神的靈的幫助,我們第一步便是在神面前誠實實的面對自己。

大衛不但意識到自己的罪,也意識到這罪實在是得罪神了,他說:「惟獨得罪了你。」原來我們對別人對自己的傷害,都是對神的傷害;做父母的應該很容易明白。誰說神高高在上不受人的影響呢?神的愛使神脆弱。大衛知道,他對拔士巴所行的,尤其是殺害烏利亞的事,整個過程都遠離神,不敢不願定睛在祂身上,怕神的責備。(但當他願意面對神的時候,他便能面對神愛的責備──第四節),他離開神的面,神好像也向他掩面(第十一節)。當我們得罪神,離開神的時候,神的靈好像離開了(以西結書),神的笑臉好像不再光照我們了。所以大衛說:我惟獨得罪了你。

我們在悔改的路途中,必定要有這樣的意識──我們犯罪是得罪神,即是傷害祂。這樣的認識才能帶來真悔改,不會是那種只為安撫自己心靈的假悔改,那樣的悔改是自我中心的。

此外,大衛更是意識到自己的無能為力,他說:「我是在罪裡生的,在我母親懷胎的時候,就有了罪。」這裡與原罪的教義沒有直接的關係,詩人要表達的是一種對罪沒有抵抗力的感覺,罪來得自自然然,好像是從他生命裡出來的一樣,他真的是對它無能為力。他也不是推御犯罪的責任,而是想起自己所犯的罪時,無地自容,若非自己生來就是壞胚子,怎會犯下此大罪呢!

詩人的求告:神的慈愛為根基(1-2, 7-9節)

意識到自己的罪和無能後,詩人想到這位他所得罪的神也是他得寬恕及得救的源頭。祂的慈愛是他信心的根基。他說:「神阿,求你按你的慈愛憐恤我,按豐盛的慈悲塗抹我過犯。」犯罪以後,詩人心裡所感覺到的是污穢與不潔。神造人的時候,是使我們分別為聖的──而聖潔有「完整」的意思。故此犯罪以後,我們自然不完整和不潔的感覺。詩人求告神塗抹(blot out)、洗除(wash me)、潔除(cleanse me)他的罪;第七至九節說潔淨(purge me)、洗滌(wash me)。意思是說擦乾淨,煉淨,洗乾淨。

今天我們向神認罪,我們的盼望在哪裡呢?我們的罪如何得以塗抹呢?因為神的愛。保羅說:「因為所賜給我們的聖靈,將神愛澆灌在我們心裡(羅五5b)。」我們可以憑我們自己的行為得到神的憐憫嗎?罪人有何顏面得神的憐憫呢?全是建基於神的愛。創造我們的主乃我們的父,愛我們像一位父親,就是這一份愛,叫我們可以坦然無懼的來到祂面前。因這大愛,「基督在我們還作罪人的時候,便為我們死,神的愛就在此向我們顯明了(羅五8)。」我們的罪因此得以塗抹。

得救之途

救之途是的,保羅說「所賜給我們的聖靈」。詩人也說:「不要從我收回你的聖靈。」我們知道這聖靈乃是賜生命平安的,也是神藉以創造萬物,叫萬物有生命的,也是神創造人時吹到人鼻孔裡的。神若收回他的聖靈,我們便要消滅,失去盼望,像詩人所說:「骨頭枯乾……如同夏天的乾草(卅二3-4)」詩人離棄神後,所經歷的像死亡一樣。他知道他所需要的是重新的創造,而這神蹟只有神可以作得到。所以他說:「求你為我造清潔的心。」這「造」字,就是創造。他求神不要收回聖靈,當聖靈運行的時候,便帶來更新,保羅也說:「因為賜生命聖靈的律,在基督耶穌裡釋放了我,使我脫離罪和死的律了(羅八2)。」

弟兄姊妹,今天,你是否也要像詩人大衛一樣,求神為你造一顆清潔的心,求神按著他的慈愛塗抹你的罪。你有沒有大衛的勇氣,再一次的坦然面對主。我一開始的時候說過,可能我們每一個人內心都有秘密,這秘密使你不敢面對神,這秘密使你不能前進,影響你的人格。可能你像大衛一樣步入中年,許多事情都成就了,但卻大衛一樣心中藏著一份秘密,或許你像大衛一樣為你所犯的罪骨頭枯乾,或許太久了,你對信仰,對神會不會幫助你已失去信心,失去期望。弟兄姊妹,聖經說:你的手壓在我身上極為沉重。那是神對你的呼召,呼召你來得祂的慈愛,來得到聖靈的釋放。聖經說:「神所要的祭,是憂傷的靈。神啊,憂傷痛悔的心,你必不輕看。」

委身立約

悔改以後

弟兄姊妹,真正的敬拜是我們的內心,若是內心與神的關係對了,我們帶到神面前的一切獻祭,所擺上的一切都必蒙悅納,十九節說:「那時,你必喜愛公義的祭和燔祭,並全牲的祭;那時,人必將公牛獻在你壇上。」

弟兄姊妹,當我們蒙神赦免以後,我們該如何作呢?詩人教導我們說:「我就把你的道指教有過犯的人,罪人必歸向你。」我們要把主怎樣恩待我們的經歷和人分享。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